猜不出來?再看一段。



SunnyPie
3.15.2007



Counter Stats
dry cleaning brisbane
dry cleaning brisbane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Pie 阿餅 的頭像
SunnyPie 阿餅

陽光派報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1) 人氣()


留言列表 (51)

發表留言
  • someways
  • COMMENT:
    應該是麵茶吧~
    冷冷的天氣來碗麵茶好像挺不賴呢^^
  • 蛋治
  • COMMENT:
    對啊, 連我這個港客也猜這是麵茶~
    :D
    (我想, 我猜錯也可以原諒吧?)

    為甚麼會突然來這一篇? 之前的說好要寫的文呢? :D
  • 阿餅
  • COMMENT:
    麵茶?很接近,但不是 : )

    應該說這位阿伯也有賣麵茶,但影片裡正在調製的不是麵茶。

    老實說在他的招牌上看到那三個字時我嚇了一大跳...大概有廿幾年沒看過這味了。應該說我只在很小很小的時候看過一次...

    材料本身其實很稀疏平常,可能每個台灣人家裡都有,而且日常烹飪也常用到。

    是吃法在特別,也許有人根本不知這玩意還有這種吃法...通常是用於烹飪,用來做甜的點心真的很特別。

    蛋治猜不出來非常理所當然,香港人好像不是用這玩意,或者名稱不一樣。

    反正要等我週末貼文了。

    (我可以假裝沒看到蛋治的問題嗎?^^)
  • Toro喵
  • COMMENT:
    舉手發問:
    猜對有沒有獎?

    呵呵,想要來搶獎品了。踩人次每次都搶不到,就來搶這種的好了,嘻嘻。

    我還在想你要不要貼這篇呢,沒想到就真的貼出來了。我公公三不五時會做這種甜點,但是純粹只用二砂調味,沒有阿伯做的這麼香就是了。

    還有,麵茶喝了嗎? 只能說真的是很特別的味道啊,喝一杯就飽了可以抵晚餐用 :P
  • 伊蓮
  • COMMENT:
    名稱我還要再想一下
    是不是太白粉加開水,
    加上一些糖,花生,芝麻醬之類的調味料進去加味道的
    太白粉加開水會變成透明糊狀的
    早期台灣很流行這種點心
  • 桑尼
  • COMMENT:
    我也覺得像太白粉

    記得小時候阿嬤常用太白粉勾芡,然後倒入鍋裡油煎。
    就像是不加蚵仔、不加蛋、不加青菜的蚵仔煎。
  • goun
  • COMMENT:
    怎麼覺得有點像是 粉粿的感覺?(就是市場會有黃黃一塊的那種 ) :P
  • 阿餅
  • COMMENT: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猜出來啦,不是goun猜的粉粿,猜你是被第二段影片所誤導,是長的有像,但粉粿不用熱水沖吧?伊蓮答對了,就是:太 白 粉 !

    不過阿伯是用熱水沖開後,加上黑糖和薑粉,和我小時候吃的,只拌白砂糖又不一樣。喵說的二砂可就是黃砂糖吧。麵茶我吃了,真的很特別,不過我比較喜歡直接用手抓來乾吃,花生香和蔥油香真的很搭。

    桑尼說的我反而沒聽過呢。
  • 伊蓮
  • COMMENT:
    桑尼說的我也有類似的做法
    把韭菜(或者小茴香),乾蝦米,香菇,肉屑切碎碎的
    調到太白粉糊裡面
    調點鹽
    放入油鍋煎熟
    會變成QQ的粿
    我只知道台灣話叫做"粘薯"(請用台語發音)
    諧音"黏錢",
    中部人比較有人吃吧!
    我們家年夜飯一定有這一道吉祥菜!

    太陽餅我要獎品!
    哈哈哈!
  • 湖綠
  • COMMENT:
    太好玩了,也就是說,有可能自己在家做嗎?說一說要點吧,我雖有實驗精神,也需要前輩經驗,重點是好吃嗎?我是蠻愛吃蚵仔煎的。
  • 多米尼
  • COMMENT:
    哎喲我的媽呀
    我真的完全沒有聽過/看過這個東西
    而且我可能不敢吃這東西 因為不太喜歡太白粉:(

    它的名稱到底叫做什麼?
    就叫做太白粉嗎?
  • yslin
  • COMMENT:
    不小心路過, 沒想到看到 "黏錢太白粉" 這道菜...

    我們家過年都會做, 作法上據我媽的說法, 有兩個要點: 一是要用日本的太白粉, 二是水量的拿捏. 小時候家裏開雜貨店, 賣太白粉真的有分日本跟台灣的, 價格也差很多. 不管是影片中沖太白粉(治喉嚨痛偏方), 或是做 "黏錢太白粉", 拿台灣的太白粉就是作不成. 其中差異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

    沒吃完的切片煎了吃, 也很棒喔!
  • 伊蓮
  • COMMENT:
    Yslin:
    我婆婆沒有提過日製台製耶!
    我們反正拿了太白粉就做
    水與粉的比例要對
    每次都會成功啊!

    湖綠:
    這可能跟蚵仔煎不太一樣
    加太白粉的蚵仔煎我不喜歡吃
    我家傳統的蚵仔煎不加太白粉
    只用蛋
    超好吃!
    這道"粘錢太白粉粿"我個人是滿喜歡吃的
    因為QQ的,味道又香
    但是從來沒有量化作成食譜
    待我下次實驗一下比例
    再把詳細做法寫出來

    阿餅:
    我問了很多長輩
    大家都記得有這道小點心
    但是大家都不記得名稱
    到底招牌上寫什麼名稱啊?
  • 阿餅
  • COMMENT:
    招牌上啊
    就寫"太白粉"三個字
    有圖有真相
    請看<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sunnypie/407848332/in/set-72157594565563502/" rel="nofollow">這裡</a>^^

    小時候吃過次太白粉沖水+糖
    真的不知它叫什麼名字
    也不知用的是台製還是日製太白粉
    不過鄉下地方
    我猜就是台製吧
    這玩意有意思
    用真正的滾水反而不行
    要用滾了後稍微涼些的才可以

    粘薯我真的沒聽過
    當然也沒吃過了
    伊蓮快點實驗出來跟大家報告
  • Frances
  • COMMENT:
    小時候老媽也常用這招太白粉+水+糖來騙我們,哦,不,應該說,哄我們,但長大後倒沒試過自己去調一碗來喝看看,哪天來試試.
  • 宣
  • COMMENT:
    但是蓮藕粉應該是蓮藕做的耶
    我想吃起來應該是不太一樣說
  • 阿餅
  • COMMENT:
    我是很後來在<a href="http://tlm50.twl.ncku.edu.tw/wwzsh1.html" rel="nofollow">張漱菡</a>的小說 [碧雲秋夢] 裡看到蓮藕粉這三個字,書中也是說沖來吃... 那時就在想會不會很像太白粉沖水... 後來終於在雜貨店裡看到蓮藕粉,顏色是淡粉紅色的,我猜是人工色素?不完全是粉末狀,略呈扁平顆粒,有點像薄一點的麥片。
  • 阿餅
  • COMMENT:
    小美
    你吃過鼻涕嗎? XD

    曾有外國友人問我
    為什麼你們台灣人常說這東西那東西嚐起來有蟑螂味(比方說肉桂)
    難道你們吃過蟑螂嗎?
  • 六月
  • COMMENT:
    小美提醒我我還有一盒學生送的杭州特產西湖無糖純藕粉,剛好餓了又沒到吃午飯時間,趕緊沖一包來吃:P

    香港也不流行吃藕粉,原因大概是:一、我們不產藕(所以這是杭州特產),二、這種單調寡味的東西,這個表面富裕的社會那看得上眼。

    小時候在工廠當童工,點心時間工友阿姨請我吃過一次。據說那是物資缺乏的年代小孩很好的替代食品,米飯吃不飽,又沒奶水吃,就吃藕粉。

    現在偶然還可以在國貨公司看到,不然就得等旅行歸來的人送囉。

    鼻涕,大概每個小孩都吃過吧...(對,我也當過小孩:P)

    蟑螂是不需要吃過也知道是什麼味道的,去聞一下有蟑螂糞的衣櫥裡的衣服就知道。我們也常說,劣質的普洱茶葉有蟑螂味,茼蒿有木蝨味,呵。
  • COMMENT:
    有次吃炒飯時
    發現湯匙裡的蟑螂只剩半隻
    上半身被咬不見了
    天啊 ⊙⊙
    原來半隻蟑螂比一隻蟑螂可怕

    好像離題了 別理我 ^^|
  • 布魯斯
  • COMMENT:
    天然的藕粉就是淡淡的粉紅色的,當然有些廉價的藕粉是用澱粉類的粉加上色素及香料
    藕粉沖泡後會有淡淡的蓮藕味,加上少許的糖,就是一道消暑勝品
    藕粉真品價格不低,夏天時中暑或是暑熱或是夏日倦怠食慾不振時,一碗藕粉下肚,這些症狀都可舒緩。
  • 老花眼
  • COMMENT:
    沒吃過,也沒看過這種太白粉小吃,真是太神奇了.

    蚵仔煎也用是那種材料做的吧?

    許博士曾在鹿港告訴我們這樣一個故事.也讓大家來猜一猜為什麼?

    天寒地凍之日,有人吃蚵仔煎,結果一直吃都吃不完,請猜,為什麼?
  • 六月
  • COMMENT:
    哈哈哈哈,我知道--
    天寒地凍,流鼻涕啦~

    這個可真噁...
  • 阿餅
  • COMMENT:
    我聽過另一個版本的"半隻蟑螂"說法--
    有什麼比在蘋果裡看到一隻蟲更可怕?
    看到半隻蟲!!!

    老花眼提供的許博士提供的謎語被冰雪聰明的六月一語道破啦
    小小聲說還真不是普通噁哪

    伊蓮說的那種不加太白粉的蚵仔煎很像我在新馬一帶旅行時看過的蠔煎
    可惜只用眼睛看沒嚐嚐
    為何沒行動?
    好吃的東東實在太多啦
    只恨沒生六個胃哪
  • Feli
  • COMMENT:
    啥啊
    完全沒聽說過耶 :P
    我連麵茶都沒喝過
    好像很有意思
  • 水瓶子
  • COMMENT:
    突然發現我的手怎麼那麼大隻,你是用廣角拍的吧!
  • 蛋治
  • COMMENT:
    阿餅兄... ;)
    不要假裝看不到問題啊~~~

    我猜麵茶是因為看過也是這樣攪拌的...(看食字路口的啦, 自然不太清楚.)

    六月: 我只聽過葛粉, 藕粉可從來沒試過.
    (我真不像香港人...)

    那麼, 這太白粉真的好吃嗎?
    (鼻涕我真的沒吃過...)
  • 伊蓮
  • COMMENT:
    麵茶麥香味很濃,也比較普遍
    藕粉有蓮藕的清香,但是比較不普遍
    至於太白粉,看個人喜歡
    粉本身沒有味道,加了糖有糖味
    就像清冰一樣
    (不知道香港有沒有清冰)
    就是點心零食囉!
    保證沒有鼻涕的鹹味...
  • woodwords
  • COMMENT:
    沒事,來按手印!

    這個東西好像還不錯吃!
  • 阿餅
  • COMMENT:
    Feli
    招牌上說了是"古早味"
    年輕人沒聽過很正常吧

    水瓶子
    只是角度的關係吧
    聰明人用的傻瓜數位有廣角嗎? ^^a
    不過你真是最佳男配角(男主角名叫太白粉)
    我鏡頭一舉起
    你就自動臽個不停啊 : )

    蛋治
    那我可以叫你蛋治妹嗎? XD

    可見你也是兩者都沒見過
    麵茶是更粘糊狀的
    呈花生醬般的色澤
    沒有湯
    這個阿伯把太白粉沖泡成糰後又切開
    再加上黑糖和薑粉,再加些熱水
    成了有湯又有粒的吃法
    和我小時候吃的是太白粉沖成粘糊透明狀
    直接乾吃的吃方也大不同呢

    伊蓮答的是
    只有在物質缺乏的年代
    這種單純的玩意才有可能變成一道點心零食吧
    也許這是為何阿伯把它變成這面貌的緣故
    感覺是古早味的昇級版

    woodwords
    就是一道隨手可得單純的美味!
  • 六月
  • COMMENT:
    蛋治:

    這回輪到是我沒聽過葛粉,粉葛(就是葛)鯪魚赤小豆湯我倒是很愛喝的 :D

    聽說葛粉在日本有 400 年的食用歷史了,原來還有美容豐胸保健的功效,下次看到一定要買來嘗嘗,哈~

    伊蓮:

    我沒聽過清冰呢,不過我是假香港人,所以說不準香港有沒有 :P

    是純刨冰加上糖漿麼?
  • 阿餅說六月早
  • COMMENT:
    葛粉我常在食譜裡看到
    但沒看過實物
    粉葛....這下換我不是香港人了(什麼話嘛, 我本來就不是香港人, 哈哈)

    答對了
    清冰就是純刨冰加上糖水
    在物質缺乏的年代裡
    大熱天來一碗清冰最過癮了
    尤其是糖水如果熬得夠香夠好的話
    前提是要用黃砂糖, 糖水會帶有焦糖的好香氣
    我很久前就寫過一篇
    台北不知從何開始流行刨冰裡加白糖水,而不是用黃砂糖
    個人覺得真是故作高雅的品味墮落啊
    有些店家還加上怪怪味的香料
    艋舺(萬華)有間很有名的冰店也是如此
    我一直不喜歡這家冰店
    不知在紅什麼

    倒是小時候在大溪鄉下
    冰店桌上會放免費的梅子醬
    既使吃清冰也可以自己動手加
    有些人很喜歡(的確好吃)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只加糖水的清冰
  • Conny
  • COMMENT:
    阿,太慢來了,不然我三秒鐘就排除麵茶(因為它黑烏烏的),認出它藕粉的真面目了!
    (馬後炮...)

    有次帶外國朋友去萬華吃八寶冰,加拿大仔超愛香蕉水,紐約客卻因為紅豆而卻步。好奇一下,大家喜不喜歡香蕉水?自己是興趣缺缺。
  • 布魯斯
  • COMMENT:
    葛粉就是葛的澱粉,日本料理常用
    常會做成像冬粉那樣的東西,壽喜燒或火鍋會用,久煮不爛,台灣有些超市也買的到。
    在和果子也常用,有一種叫做葛切(透明的麵)沾上糖蜜食用,口感很不錯。
  • 阿餅
  • COMMENT:
    Conny
    呃, 其實是太白粉也
    呵, 藕粉也有類似吃法啦

    又如果加的是香蕉油, 我還沒那麼排斥
    廿年多前吧, 台北很流行蜜豆冰
    裡面的要角之一就是香蕉油
    真的挺香的

    我上一段留言提到的香料不知是啥玩意
    我曾問過店家
    有人說是香檳水(什麼鬼呀)
    這就真的教人敬謝不敏了

    布魯斯
    你口福不淺啊

    週末去新光三越
    經過一攤日式豬排專賣店
    馬上想起這是布魯斯報過的!!!

    不過我被海南雞飯的香氣給拉走了
    我愛海南雞飯的飯呀
    吃海南雞飯的重點絕對在飯不在雞
    吃雞??我還是吃餅娘做的就好 : )
  • 小美
  • COMMENT:
    喂喂喂
    那個香蕉油、香蕉水、香檳水全是化學合成的
    (強烈懷疑那是石化工業副產品)
    別多吃好唄

    餅兒,《金瓶梅飲食譜》(山東畫報,2007.02)
    快D搵來K,OK?
  • 阿餅
  • COMMENT:
    好啦好啦
    香檳水本來就不太吃
    香蕉油很久沒吃到了(很久沒吃蜜豆冰了)
    我做香蕉蛋糕也不放香蕉精(Banana Extract)的呀
    只用純熟的香蕉 : )

    我對金瓶梅的吃食有印象的只有豬頭,花生米,酒和瓜子
    原來還有不少好料啊
    我請686進一本<a href="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china/chinafile.php?item=CN10095854" rel="nofollow">金瓶梅飲食譜</a>好了
  • nikki
  • COMMENT:
    好懷念喔!小時後外婆也都會用這種太白粉給我們吃
    不過他有說過要用日本太白粉會好一點
    請問阿餅你拍的這攤是在後車站或是迪化街附近嗎?
    因為我在這有吃過不太確定是不是我說的那個老闆哈哈^^
  • mathue
  • COMMENT:
    伊蓮說的那個,我家也是過年年夜飯會有的一道菜喲!不過來到高雄,我婆家就沒有了。

    我媽媽會加入一些雞內臟,像是雞心、雞肝、雞胗之類的,還有香菇、芹菜等一起爆香,再用太白粉水下去炒(沒聽說要用日本的太白粉耶,從小吃到大應該都是台製的吧),炒到水收得差不多,黏黏的(要一直拌炒不然會黏鍋燒焦)就差不多啦。這真的是平日不會煮來吃,只有年夜飯才有的菜。對了,在我們家叫「兜錢」(台語發音)。

    至於阿餅這篇的,我倒是沒看過,麵茶有吃過、蓮藕粉有吃過,可這個真的沒看過呢。
  • 伊蓮
  • COMMENT:
    Mathue是不是台中人啊?
    我是到婆家才知道這道菜的!

    問我婆婆怎麼做,
    她就說這個一把那個一把,
    水多一點,
    反正就是經驗!
    我看,
    還是自己實驗比較準確!

    以前建中旁邊有一家清冰
    用黑糖糖漿
    很好吃
    我超討厭香蕉水
    尤其有香蕉水的年糕!
  • Foreigner
  • COMMENT:
    I didn't know anything like this in Taiwan. ...... Did I grow up there? Suuny, I'll make a list of must-to-eat before I go to Taiwan next time.
  • 阿餅
  • COMMENT:
    我猜mathue筆下的"兜錢"和之前伊蓮說的"粘錢"的錢
    其實指的都是"糬"
    兜....是什麼意思呢
    還真想不出來

    伊蓮
    就我所知, mathue是台北人
    不知她父母是哪裡人就是了

    建中旁的黑糖刨冰我聽說過
    好像還上過媒体
    這個可能小美比較熟
    基本上建中也算小美的勢力範圍內吧

    外國人
    Take it easy. Why? I strongly doubt if you'll still remember what you just said now, cause it might be another couple of years by the time you come back to Taiwan next time.

    And what I really can't believe is you said "before I go to Taiwan next time", instead of "before I go BACK to Taiwan next time." No wonder you're 外國人啊啊啊
  • 阿餅
  • COMMENT:
    差點忘了回nikki
    這阿伯的攤子的正確位置在寧夏夜市近乎尾段
    快到民生西路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至少不在後車站附近或迪化街裡喔
  • Foreigner
  • COMMENT:
    Sunny, I’ll remember this in two years, but not the food.

    And don’t be surprise, I do feel like here is my home now. Although Taiwan is my home country, I did have some culture shock last time I was there. I look at things in quite different lights than I used to. But 齒頰留香三元號 has to my must-to-eat list when I’m there again.
  • 阿餅
  • COMMENT:
    外國人
    Well, I'll keep this in mind SPECIALLY for you in 2 years too. And next time, let me know when you're coming (no back) in advance. I'll try to show you around a bit more. Not going to Tamsui for 小吃 like last time, cause I actually dunno where to go for 小吃 in Tamsui now....
  • MuiMui狂想COOK
  • COMMENT:
    是台灣小吃吧,很特別呢,香港沒有啦 ^^
  • mathue
  • COMMENT:
    「兜錢」,錢的意思阿餅說對了,至於「兜」,有聚攏過來的意思吧,我媽做這道菜白話的說法是「兜蕃薯粉」啦。

    至於我是哪裡人,嗯,阿餅幫我回答了,我是台北人,在台北生活30年才南下高雄。我媽也是台北人,我爸是嘉義人,不過這道菜是我媽煮的,我爸家應該也沒有這道年/黏菜才是。所以我一直以為是台北的菜,看來伊蓮的婆家是台中人,所以台中也有囉?還是伊蓮婆婆的娘家其實是在北部?哈哈,菜色的地域性真有趣啊。
  • 阿餅
  • COMMENT:
    MiuMiu
    應是台灣小吃
    但之前有香港朋友說香港倒有類似的蓮藕粉吃法呢

    謝謝mathue的解說
    這樣我就懂了

    菜色的地域性的確有趣
    而且神奇的是台灣這麼小
    就發展出如此的地區性差異
    什麼南部粽北部粽就不必提了
    連個豬血糕, 米苔目各地的吃法也都不盡相同
    真的是有趣啊
  • 杞人
  • COMMENT:
    你們說的太白粉吃法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耶
    這裡的人太厲害了
    連香蕉水也知道
    那天同事說懷念以前吃刨冰上淋香蕉水
    我一直覺得那是什麼怪東西
    (我只聽過畫油畫的香蕉水 吃的香蕉水 還真沒聽過)
  • 多米尼
  • COMMENT:
    真是看餅姐的板長知識
    什麼兜錢 香蕉水 我都沒聽過哩(嘖嘖..)
  • 阿餅
  • COMMENT:
    兩位好說好說
    我就搞不清楚什麼是油畫用的香蕉水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