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僕號


算我無聊好了。Ciabatta:一種扁平狀似拖鞋的義大利麵包。唸作:恰巴塔,不唸:喜巴塔。

Focaccia:同樣呈扁平狀,有圓孔,灑有香料的義大利麵包。唸作:弗卡恰,不唸:弗卡思或弗卡夏。

多次被麵包店店員糾正我唸得不正確也就算了。(店員的認知不過是來自公司的產品命名)

看到所謂的名家也這樣錯翻,實在很難過。

昨天趕在忠僕號Doulos)闊別基隆港十六年後再度重返基隆港,搶第一天請了假去逛這世上最古老仍在航行的郵輪,也是世上最大的海上書展

因著是教會組織,主旨在:「傳遞知識、提供援助、帶來希望」,書籍的種類很特別。

傳福音的書籍自不在少數,為數不少的英語工具書讓我一口氣包了四本。(詳見我的書櫃

再來就是英文食譜區,也讓我扛了三本,代價是昨晚負重逛基隆夜市以致到今晨肩膀仍微微作疼。(英文食譜都是大塊頭精裝的好份量呀)

我想說的是,在英語出版界裡,食譜始終在市場上佔有廣大的一席之地,可見閱讀人口數量之驚人。上個世紀我在英國鬼混的年代,正值英國超不景氣時期,即使在那樣的年代,我注意到食譜區仍佔書局很大的一塊。大街小巷的書報攤更常見食譜的踪影。去英國友人家,書架上密密麻麻的食譜總是少不了的,男性友人裡熱中廚藝的還不在少數。

然而在華文出版市場,或說華文書籍閱讀人口裡呢,我很懷疑有多少人家裡有食譜,或有多少人讀食譜,除了家中掌廚的那位(通常是女性)。

我大膽這麼說好了,個人以為廚藝和食譜在英語和英語閱讀的世界裡,早已跳脫婆婆媽媽的領域,既是一門生活科學,也是藝術;華文食譜就沒這樣的地位,而我們還是美食王國呢。

更別提台灣的翻譯食譜。量少不提,質亦令人灰心。

發音的問題只是其一。

我了解很多食物的原名不是英文,我也不諳任何英文以外的歐語呀。但現在網路這麼發達,隨便查一下也不難查出比較恰當的發音吧。

有位名家還翻出了個"窗玻璃"三個字在麵包製作的食譜裡:「把麵糰攪拌到通得過窗玻璃測試」。

誰能說服我這句是通順的中文?

翻譯講的是信雅達。也許原文就是window glass,直譯成"窗玻璃"未免也太信了些。

不能用"薄膜"兩個字來代替"窗玻璃"嗎?該句大可這樣說:「把麵糰攪拌到能拉出均勻的薄膜。」或「麵糰要攪拌到能拉出均勻的薄膜。」。

本來是要寫一篇忠僕號遊記的,結果變成這樣...請大家原諒我的不吐不快吧。


SunnyPie
4.21.2007


我不擅長拍照,忠僕號的照片取自忠僕號部落格


Counter Stats
recruiting software
recruiting software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Pie 阿餅 的頭像
SunnyPie 阿餅

陽光派報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多米尼
  • COMMENT:
    嗯... 也許那是來自美式英文的讀音
    我聽過的
    Ciabatta是念做"七巴塔"
    Focaccia是"弗卡夏"
    我不曉得這是不是又是美國人另一樁用英文"abuse"其他語言的公案

    不曉得應該說這是一個很糟糕還是其實是很實際的習慣
    但是對於知道原文的人來說真的很麻煩

    有次聽廣播的時候一直聽到主持人說什麼"Eric Romer"(讀音)
    說他是六七零年代法國的大師級導演...云云
    我還想說我怎麼沒聽過
    後來我才發現...
    原來他講的是侯麥(Rhomer,好像是這樣拼吧)
  • Pilot
  • COMMENT:
    通篇都很贊成
  • bubu
  • COMMENT:
    妳好
    我是從aNobii連結到妳的部落格的
    妳的書評寫得真好
    妳寫的這篇翻譯篇也是很讚
    總之
    我好喜歡妳的文字
  • CD
  • COMMENT:
    點頭中....贊成!
    有些翻譯者可能是不懂麵包操作的專有名詞吧!所以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字眼跑出來...
    這讓我想到日本原文的" 果子大百科",到了台灣的翻譯本,質感與排版也是差的讓人驚訝!
  • 湖綠
  • COMMENT:
    也就是說,在我美國家中有限的中文書中居然有為數不少的新舊食譜-雖然多是以圖取勝,也不算太丟臉的事了?我最近理書還在檢討,怎麼中文書以工具書居多啊。
    順便一提,最近才發現家中暢文出版社出版、鄭衍基的"台灣地方小吃"一書中六十五頁有"糖水太白粉"一吃,此為嘉南地方小吃,書上所書材料:太白粉120g、葡萄乾30g,調味料:糖適量。(重點是水多少没說!)但作法要點提到:"沖調時應先用冷水拌勻濃糊,再以滾水沖燙,如直接用滾水勢必粉末質感不均"。又說到"軟Q的質感,甜甜的口味,滋潤心頭,別有滋味"。私以為"別有滋味"很可疑,到底是好不好吃啊?改天有心情再試。
    今早才由老公初試"鴨仔蛋",美金七十九分一只,我用水煮蛋方式全只煮熟,由老公敲開,老公說小鴨仔雛型很清楚、我一定噁心,當下決定兩只全丟,我只想吃鴨蛋不想吃鴨仔蛋,但超市阿嬸又說鴨仔其實指頭大,看來各人理解不同,聞名的越南鴨仔蛋就這麼被我浪費了.....都是思念鴨蛋閃光彈太過惹的禍啊......
  • 阿餅
  • COMMENT:
    多米尼
    也許我太挑剔了(?)
    嚴格說起來唸作佛卡夏還算可接受範圍
    畢竟是遵照著英文發音規則
    七巴達也勉強OK
    就屬名家翻出的弗卡思和台灣麵包店的喜巴達最怪^^

    大概是我一認識這兩個名詞就是義大利語發音(喜歡和義大利人混在一起的結果)
    所以也沒留意過英語人口是如何發的
    特地去查了Merriam-Webster
    <a href="http://www.merriam-webster.com/cgi-bin/dictionary?va=focaccia" rel="nofollow">focaccia</a>注成滿接近原文的發音
    沒收ciabatta
    現實生活裡人們倒底怎麼唸就不得而知了

    說到外來語發音被英語人士誤導
    我一直覺得老美算還好的
    很多外來語美式發音經常比英式發音接近原文
    例如:<a href="http://dictionary.cambridge.org/define.asp?key=36755&dict=CALD" rel="nofollow">herb</a>, <a href="http://dictionary.cambridge.org/define.asp?key=32165&dict=CALD" rel="nofollow">garage</a>, <a href="http://dictionary.cambridge.org/define.asp?key=10081&dict=CALD" rel="nofollow">buffet</a>...

    想到一件有趣的事
    以前北京拼成:Peking
    後來作:Beijing
    我遇過老美很慎重其事的把它唸成:北勁(很強調勁字)
    我跟他說不用那麼用力啦,唸北京就好^^

    人名更麻煩
    字典更少收
    真的是!@#$%
    我自己也很傷腦筋呢

    謝謝pilot和bubu
    有空請常來

    CD
    我知道隔行如隔山
    翻譯難就難在這
    打死我也不敢去翻我不熟的領域
    不過這位名家比較特別一點
    因為她不只做翻譯
    還寫作
    專常領域之一正是美食
    據我所知她也自己做麵包的(她曾提過)
    這是為什麼我比較無法理解她會這樣翻

    不過我覺得出版社也有些責任吧
    不只是責任編輯的問題
    他們有沒有細想過
    這樣的書設定讀者群是誰?
    是會動手做烘焙的人嗎? 這樣翻豈不是很容易被挑剔
    是不動手做烘焙的人嗎? 這樣翻加深了讀者理解的難度, 讀者在書店翻了會想帶回家嗎?

    說到底(包括妳提的日本翻譯的例子)
    或許還是出在食譜這塊領域市場不夠大
    不夠受重視吧

    哈哈
    湖綠我剛打好留言要送出
    就看到妳極有趣的留言了

    當然不丟臉啦

    謝謝報料
    鄭衍基的說法和我之前提過
    不能用完全滾的水沖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妳找時間試試
    看會不會喜歡這味

    那個鴨仔蛋的雞同鴨講喔
    真的!@#$% ^^a
  • Feli
  • COMMENT:
    天啊,又是跟阿餅的一個巧合
    不騙你,就在三十分鐘前,我正翻著家人從台灣給我帶來的那本『某名家翻譯』的書
    剛好看到『窗玻璃』這幾個字
    看的我一頭霧水
    也許是因為我不會做麵包吧,所以真的不了解
    然後看著看著我就睡著了 zzzz
    也許我該慢慢放棄中文的閱讀?為什麼我現在越來越看不懂這些書本了呢
  • 阿餅
  • COMMENT:

    真的太巧了
    也被妳發現我在說誰了 :p
    是名家沒錯吧
    我並不誇張

    我想妳還不需要放棄中文的閱讀啦
    有別的選擇嘛^^ (發抖中~~~)
  • yihwa
  • COMMENT:
    我明天去!看看有沒有「窗玻璃」。^^
  • 阿餅
  • COMMENT:
    窗上的玻璃應該有
    有窗玻璃的書可能就沒啦^^

    順便提醒打算上忠僕號的朋友
    船上的霜淇淋口味甚特別
    不錯吃

    還有英文的導覽
    會用英文廣播邀請有興趣的朋友入船艙內參觀
    一次十來個人可以進去

    如果你進到了餐廳裡
    檸檬汁也滿好喝的
    而且是免費的
    不然就要花錢買了 : p
  • JP
  • COMMENT:
    「把麵糰攪拌到通得過窗玻璃測試」
    __________________
    哈哈哈哈哈
    那以後就用麵糰來做玻璃窗好了 XD

    我強烈地質疑那位翻譯者是否真的有烤麵包的經驗
    我看有大概也是用麵包機吧 XD

    還有..[攪拌]...
    我超愛揉麵糰的 所以打死我也不會用機器去[攪拌]
    (除非是要大量生產 不過大量生產用的也不是家庭式的攪拌機 XD)
  • 阿餅
  • COMMENT:
    昨天有朋友問我
    以拿鐵和那堤而言,哪一個音譯較傳神?
    我不假思索:拉鐵!(後來再想,應是:辣鐵)
    可是朋友說光看字面,還是拿鐵比較順眼
    所以未必是該人不知其正確發音
    只是挑個比較順眼的翻法罷了

    這令我想起我同樣做翻譯的朋友<a href="http://majo.dominatus.net" rel="nofollow">丸子</a>曾說
    有時候片商並不是在"翻"一個片名,而是在"取"一個片名
    這點我很認同
    類比到商品的話,店家要取一個自認為比較雅的商品名也無可厚非
    但是我文中舉的個例子畢竟還是在翻書吧

    文句的部份
    我自己是看得很難過(不是悲傷的那種難過)
    而是經常覺得句子不順
    哪裡不順又很難說出來

    JP厲害喔
    可以指出"攪拌"和"揉麵"的不同
    不過這書比較特別
    因為是共同創作,一個作家和一個麵包師傅一起完成的作品
    所以真的是用攪拌機在揉麵

    補充說明一下(對原譯者比較公平)
    「把麵糰攪拌到通得過窗玻璃測試」這句的後面有加註:參見第XX頁
    翻到第XX頁就會看到窗玻璃測試的說明
    我想原譯者是真的非常忠於原著逐字逐句的翻
    譯筆若能再多加修飾就更好了
  • Toro喵
  • COMMENT:
    說到翻譯,我記得NOA說過在日本在台灣的翻譯書裡,有種巧克力叫做"庫貝爾"巧克力,要不要猜猜這是什麼玩意兒?

    想我當初還不懂的時候,還傻傻的要去買這個牌子的巧克力呢 = =

    更哀怨的是,手上這種翻譯的很差的書,我有一堆。想想還是學好日文,直接買日文版比較好。然後咧,會不會為了買法文或德文版食譜,然後學法文或德文?

    譯者是很重要的,尤其對不懂該語言的讀者來說,差一字就失之千里。我沒有那麼聰明可以學會這麼多語言,就只能期待有個好譯者囉。
  • 阿餅
  • COMMENT:
    "庫貝爾"巧克力?老實說,我澈底被打敗了。

    古狗的結果,原來是:<a href="http://en.wikipedia.org/wiki/Couverture_chocolate" rel="nofollow">Couverture Chocolate</a>!

    這是另一個問題。

    日文裡有很多直接來自音譯的外來語,不加任何注解的再轉譯成中文,真的會讓人完全不知所云啊。
  • Stella
  • COMMENT:
    翻譯真的很重要,記得自己當初在唸法文的時候,看小仲馬的茶花女中譯本,簡直快要噴飯,許多法文的加強語氣都被硬生生的翻出來,簡直怪到不行,當時的我還立下宏願,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把這本自己很喜歡的小說重做翻譯,如今還真的只能當是個夢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