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鄧雨賢 詞:周添旺


早在十幾天前工作已進入火燒屁股黑暗期,然而自己就是那種越忙越愛玩的人,進入網路世代後更是變本加厲,可以十指在鍵盤上打個不停,視窗也換個不停,不斷在忙與盲間偷閒喘息。前幾天還在友台上哀鳴:「本週六我有工作上的年度大事,不能去花露水的簽書會了。哎哎哎,從來沒這麼認真追踪政治新聞。好佳在今天新聞說『倒扁靜坐』最早可能是在八月廿七,呼~~~~如果再早一天我會哭!!! 忙了大半年若被這靜坐一搞就沒搞頭了」。

真的,每年七月底八月初我總要在網路上哭夭一番。在網路上書寫幾年,就哭了幾年。有一年忙完還把事後如何慰勞自己給寫下來:去做SPA,把自己從頭到腳澈底打亮;去101的Page One大買特買;去!@#%

今年當然也不例外,早早安排好了。享樂的部份容我先賣個關子,大概星期天的晚上成果就會出來了。

然後星期天的早晨,大概得找個地方好好寫點什麼。快十年了吧,距離上回寫書。同一家出版社在半個月前又找上了我,迷迷糊糊中,我竟答應了星期一要交出樣稿至少三篇!真不知是要笑還是要哭。哎哎哎。如果真要寫,那我今年的假期豈不又泡湯了?

嘆。

說到假期,做個苦命上班族忙了一年盼的不就是這個?今年胡亂答應了五湖四海各路好友要飛去找他們玩,每個邀約聽起來都如此誘人,教我如何不猶豫?前陣子,父母大人終於開口:「妳總說要帶我們去英國玩,倒底哪天才能成行啊?」

也好,當下其實已決定:我也好幾年沒到英國啦。想念英國的空氣,英國的街景,英國的山水,英國的口音(雖然每天和一堆英國人相處七八個小時),甚至英國的食物!

然後就是那鬼恐怖事件!這下英國行八成泡湯定了。上回美國911事件後,我也飛了一趟,這回情況只會更慘。別說父母一定會反對,我自己也不想在不能塗任何保養品的情況下飛上十八個小時啊。

再嘆。

在友台上碎唸擔心那「倒扁靜坐」會誤了我工作上的大事…一半是真,更有那又氣又急的另一半憋在心裡,有口難言。

雨夜花的歌詞是這樣的:

雨夜花 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 每日怨嗟 花謝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 花落土 有誰人倘看顧
無情風雨 誤阮前途 花蕊哪落欲如何

雨無情 雨無情 無想阮的前程
並無看顧 軟弱心性 乎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 雨水滴 引阮入受難池
怎樣乎阮 離葉離枝 永遠無人倘看見

歌詞的表面訴說的是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卻也暗指日劇時代台灣人受日本人壓迫的苦悶心境。諷刺的是,日本殖民政府後來將之重新填詞,成了另一首名為「榮譽的軍夫」的歌曲!

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管是從江蕙還是Domingo口中唱出,熟悉的旋律聽來仍是如此悲涼。尤其在此時此刻,一個被這麼多人共同唾棄的民選總統,仍然堅持要在那個位子上待到任期結束……

一遍一遍反覆聆聽這首歌的同時,我忍不住要再重讀這篇追黃蝶記。像686說的,「想起這事來,心裡便真像是有萬蝶飛舞似的。

但不是快樂的那種飛舞。」


SunnyPie
8.24.2006


Counter Stats
pets
pets Counter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