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口可樂海報

「多」是「多士」的簡稱。港人說的多士,即英文的Toast。西多=西多士,不知是西洋多士還是法蘭西多士的簡稱,其實就是台灣人說的法國土司(French Toast)。不同於我們熟悉的淡黃色,用文火煎出來的法國土司,港式西多是用油炸的,那近乎赤棕的色澤,光看就是油滋滋的肥美呵。

照片是香港隨處可見的可口可樂廣告,把可口可樂化身為西多上的要角:奶油;上頭還題了「唔該」兩字,港式中文類似我們的「麻煩你了」、「不好意思」的意思,和客家話用「承蒙你」來表答感謝之意也有那麼點異曲同工之妙。

這回到香港的第二天,友人六月陪我去大澳漁村玩。中午在一家名為志強冰室的小店看到這張海報,六月特地指給我看。她本意是要我看"唔該"兩字,我趁機發問:

「你們的西多是用炸的?」

六月說也可以用煎的,做生意嘛,用炸的比較快。

可不是。即使再小心冀冀,我還是經常一不小心就把個法國土司煎成赤焦,變不出心裡想的一抹淡黃。

之後一日和打雜妹、星雲按照舒國治的文章搭公車遊香港,一路從赤柱玩到一個名為華富社區的國宅,真的也到文中提及的華富冰室歇腳、喝茶。

午茶時刻,吃點什麼好呢?午後的華富冰室裡,清一色是中年男子,三三兩兩或臥坐或閒談或抽煙,那場景令打雜妹直呼:「我好像看到了周星馳電影裡的人物!」

可不是,星爺影中人就這麼活生生走出了大螢幕。

如此港味,那就來份道地的港式西多配一杯鴛鴦吧。

美味多多的港式西多


沾滿了蛋汁後油炸的西多一上桌,香氣撲鼻,淋上蜜糖後一口咬下,真是軟滑油香,配上紅茶和咖啡調和在一起名為鴛鴦的港式特有飲品,還真是對味。

我問星雲為何不吃,他笑言:很肥的啊。

這「很肥啊」,又是港人特有的語彙!個人猜想是源自英文fattening一字的港式中文。

打雜妹也嚐了一口,說油是油,但也真的好吃。

美食嘛,暫且捌開健康考量,真是好吃就好。港式西多即使不道地,走了味又如何?至少對了我們的味。

長久以來我一直有個疑惑:對油脂的偏好究竟只是物質缺乏年代的奢求,還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渴望?

放眼看去古老的經典菜系裡,總少不了高油脂的食物。台式辦桌菜裡的油炸豬肉、雞捲、南北菜系裡油雞烤鴨的肥美、日本的天婦羅、美國有所謂的南方炸雞、還有那大名鼎鼎的英式炸魚和薯條(Fish & Chips)...豈只族繁不及備載。

一名友人日常生活飲食極為清淡,常言自己不喜油膩。一日她大讚知名江浙小館蔡萬興的菜飯清爽可喜,我告知:這菜飯裡可是拌進了大量豬油呢。她聞言大駭,從此不食此物。令我不免懷欵她所謂的不喜油膩,可是心理因素多於實質意義?

而這長久來的欵惑在蔡珠兒的新書「紅燜廚娘」裡似乎得到了某種程度的解答:

「文明進步得太快,生活型態像骰子不停翻轉,體質演化遠遠追不上,我們的味覺還眷戀著老老的肥潤,理智卻急忙避禍求生,在卡路里和膽固醇的撕扯中,年味疲賴而無奈。」


SunnyPie
11.19.2005
原發表於陽光派報別館:美味關係


後記:

說到「西多」,或曰「法國土司」,阿餅第一篇見報的文章正是關於此味呢。

2003年5月27日發表於聯合報繽紛版,題為:「法國土司,關法國什麼事?」。

可惜那時沒立刻把見報版本留下來,只好請大家去看最初發表於我“舊家”,PChome個人新聞台陽光派報的底稿吧:從幸運餅乾談起


free web counter

free web counter

全站熱搜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