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個Scone,真是英國難得的美味。

關於英國食物之可怕(對不起,對很多人來說只能用可怕兩字來形容),請參閱拙作《英國美食:夏蟲怎可語冰?》一文。

而Scone,還真是基因突變的英國美食。應該這樣說:英國其實還是有些不錯的食物,雖然不多;而Scone,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Scone是一種圓圓扁形的小麵餅,質感界於麵包與蛋糕之間。到傳統麵包店買一個剛出爐的Scone,一口咬下,鬆鬆軟軟的質地,齒頰間儘是淡淡的清香,甜而不膩,實在是人間不可多得的美味。

很可惜的,在台灣,到目前為止,不論是糕餅名店或是大飯店的下午茶,還沒有出現過令我滿意的Scone。

而即便在英國,這種幸福美味亦已不再多得。大城市裡林立的,儘是販售著由中央廚房配送的冷凍麵糰“現烤”出爐的連鎖麵包店。超市如Marks & Spencer也有賣裝在塑膠袋裡的Scone,買回來用烤箱或微波爐稍微加熱一下,搭配上Marks & Spencer的覆盆子果醬,倒也差強人意。

幾次到香港或新加坡,總會到Marks & Spencer帶個幾袋回來。自已回味外,也送給同樣曾在英國待過的好友們分享。台灣的Costco也有販售這項美味,只是口味普普,聊勝於無。

如果想體驗真正的幸福美味,請往英國的鄉間小鎮走,或許還有希望。SunnyPie吃過最棒的Scone,是1992年在蘇格蘭小巷裡的一間小小麵包店。旅行中,無意間為古老的店面與陳設所吸引,從穿著碎格子圍裙的店員手中接過來、裝在土黃色紙袋裡的,是令人永難忘懷的美味記憶。

新鮮的Scone的口感是柔軟而帶點微溼的,絕不像肯德基的比士吉(Biscuit)那般乾澀。

說到那個比士吉,實在有太多的誤會。好多人,包括坊間許多號稱專業的烘焙書籍,都這麼說:美國的比士吉,就是英國的Scone。

不對,不對:比士吉是比士吉,Scone是Scone。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比士吉是類似玉米麵包(Corn Bread)的一種簡易麵包(Quick Bread),口感是鬆而乾的,和Scone微溼的口感完全不同。這其間的區別,實在很難用文字去形容。但只要曾在英國親口嚐過Scone的人,一定知道我在說什麼。就像那台北滿街號稱英式的Pub,可沒有一間可以稱的上是Pub。

傳統的英式下午茶裡,Scone是不可或缺的要角。新鮮的Scone,依序塗上奶油、果醬、和濃稠的鮮奶油,再搭配一壺用瓷器泡出的的英式紅茶,啊~真是人間一大享受。

第一次的下午茶Scone驚艷發生在1992年的劍橋。

在劍橋大學的國際夏日課程(International Summer Programme)裡,認識了一個來自東京的大男孩。廿來歲的他,大學唸的是環保,一心想做的是電影導演。夾在一群滿身名牌的浮華日本男女裡:他,像一杯冰涼透明的氣泡礦泉水,是那麼的清澈而晶瑩。他邀我在一個夏日的午後,一起去鄉間享受英式下午茶。那個下午,我們坐上他租來的車子,駛向不知名的英國鄉間。

田野裡露天的下午茶圓桌間,穿梭的是做傳統侍者打扮的服務生:白襯衫、黑色西裝褲加吊帶、外加一頂米色帽子。舖著棉桌布的圓桌,被純白茶具、Scone、果醬、奶油和鮮奶油佔得滿滿。貪心的蜜蜂,一直在果醬與黑澤明及村上春樹間打轉。

想起Scone,想起那個夏日劍橋的午後。

第二次的Scone驚艷,在去年的夏天,帶了一團台灣學生到英國參加國際夏令營。和學生到Iron bridge參觀,無意中發現一間位於河畔、傍山而立的鄉間小旅館。一樓附設的餐廳,牆上貼的是英國鄉村風的碎花壁紙,桌上舖的是繡花桌布,佈置得宛如童話小屋。雖然只有三十分鐘的自由時間,我執意要進去喝一杯下午茶和吃一塊Scone。

當我們喝下從骨瓷壼裡倒出來的的第一口紅茶、吃下第一口Scone時,連同行十二歲的小女孩也震懾於Scone的魅力。不僅把塗Scone剩下的果醬與鮮奶油,用湯匙挖出來吃的一乾二淨,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每天唸唸不忘Scone的美味。而每逢出遊時,我們的目光總是穿梭於大街小巷裡,一心想再找到一次相同的體驗與感動。

很可惜的是,那一次,我們只有三十分鐘,花了大部份時間在等候,卻在最短的時間內,享受完難得的美味。我們的短暫停留,令經營者錯愕不已,以為服務哪裡出了問題。我笑笑地對她說出由衷的讚美,令她高興的對我們離去依依不捨而送到門口。

想起那個Scone......真是英國難得的美味。


SunnyPie
11.23.2006


※原發表於:2002-05-10 04:31:33


Counter Stats
video ipod
video ipod Counter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