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認,這些年來,朋友之間很少談到你。我也很少跟別人提起,其實我常常想起你。通常是秋天的時候,也許一個不經意,我會突然想起,距離你離開我們的日子又一年了。

或者是楊德昌又拍了一部新片,我會想起楊德昌在告別式那天一身黑的身影。

那時青春正好,怎麼也不會想到,離開校園後第一次和眾多好友的重聚會是在那樣的日子。

偶爾我也會憶起,你那長手長腳,永遠不慌不忙的身影。那年夏天,你,我,蔡田三人常窩在社辦裡。午後,淡水的夏天,寂靜到不成樣。連平日最喧囂的墮落街,都宛若死城。

有時我也會想到,如果你還在,你會是什麼樣子。

而這些年來,我們畢竟過了這麼許多沒有你的日子。

偶爾我會小自責,常想卻從來沒去探望過你的母親,不知她可還好?偶爾我也會想起你那相戀多年的女友,她現在如何了?在沒有你的這些日子。

這 段 話 她 在 導 演 手 記 裡 說 , 要 將 這 部 電 影 獻 給 二 個 人 , 一 個 是 媽 媽 , 另 一 個 則 是 她 念 淡 江 大 學 大 傳 系 時 的 學 長 。 「 他 是 個 文 藝 青 年 , 長 得 文 質 彬 彬 , 會 在 學 校 辦 影 展 、 辦 校 刊 , 幫 大 家 買 金 馬 影 展 的 票 。 他 是 拉 著 我 來 拍 電 影 的 人 。 」 她 頓 了 頓 , 接 著 說 : 「 是 的 , 他 也 是 我 暗 戀 的 對 象 。 」 她 的 嘴 角 微 微 上 揚 , 是 那 種 寧 靜 中 帶 著 悲 憫 的 笑 容 。

學 長 大 學 畢 業 後 , 第 一 次 跟 拍 電 影 , 就 因 為 午 夜 騎 機 車 找 道 具 , 回 途 中 車 禍 身 亡 。 那 一 年 , 學 長 二 十 五 歲 。 而 當 天 , 正 是 曾 文 珍 二 十 二 歲 生 日 前 夕 。 從 此 , 她 不 過 生 日 。 她 踩 著 他 的 步 伐 , 一 步 步 走 向 電 影 之 路 。

這是在這期壹週刊看到紀錄片導演曾文珍的專訪。

真好,原來我們都沒有忘記你。在沒有你的這些日子。

我翻出你的相片,看著背面時日久遠,已有點陌生的自己的筆跡,這麼想著。

這些日子以來

SunnyPie
9.16.2005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