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的。早起,心情很好。今日行程是:早餐→香港歷史博物館→午餐→南Y島→星雲家大閘蟹晚餐

臨出門發現手機快沒電了,這可是冒不得的險,不只因為接下來和友人們的聯繫會有問題,現代人有太多的資訊都存在手機裡呢。決定等充電的同時先到附近吃早餐,吃完再回來拿電話,再出門。

於是什麼都不帶,只帶了一個小零錢包、小黑,和幾份用來一邊吃早餐一邊讀的旅遊資料。

在住處不遠處吃到很美味的腿蛋治,拍了照,還在附近晃了好幾圈。雖然星雲(慷慨將空出來的公寓借我當成在香港臨時住所的香港網友)在我第一晚扺達時,為我做了一番導覽,隔天起來我就發現我幾乎什麼都沒記住,包括很重要的免費網咖(其實是一間咖啡屋,提供免費上網服務)、想吃粥的好去處、甚至他自己也是第一次發現的付費網咖…全都不知去向。這天我在好幾個角落晃了好幾圈,雖然還是找不到免費或付費的網咖,找到了不少新東東,也找回了不少方向感,心情就更好了。

一切都很順利.心情大好,直到...

在大廈一樓入口處輸入密碼、順利進入大樓,搭電梯、不假思索的按了數字6,上了樓,拿出鎖匙。

打不開!怎麼樣都打不開出門前才用同一把鎖匙鎖好的鐵門!!!

「Shit!」我在心裡狂罵。腦海裡同時浮現「扺達那晚星雲打不開門並說:『這鑰題有問題』的畫面」。

「啊啊啊,我怎麼這麼倒楣啊。什麼時候鑰匙不出問題,偏偏在這時候給我出問題呢?不會不會,一定是我走錯棟了。」我一邊在心裡OS,一邊火速下了樓,雖然心裡已經想到:「不可能走錯棟,不然我怎麼進得來?」還是出了去又再進來:「沒錯啊,是Block 6,我沒走錯。」

再細想發現情況更糟了:我的手機、錢、證件、機票、所有的家當全在裡面!身上只有100多元港幣,其中100元還是出門前臨時決定帶著有備無患的.不然我大概會只帶個港幣50元不到就出門(在香港的茶餐廳吃頓早餐花不了我廿元的)。

這時我又想到:有錢也沒用,因為我根本不記得香港友人六月或星雲的電話啊。所有的資料全輸在手機裡。

這這這這...

嗚~~~難道我期待多時的快樂假期竟然要以淪落香港街頭收尾?我腦袋裡甚至已浮現自己晚景淒涼流落街頭言語不通的畫面….冷靜冷靜,冷靜才能解決問題,我不斷這樣告訴自己,一邊心裡嚇得唏哩嘩啦。

我身上有100多元港幣,大概只夠打幾通回台灣的國際電話。解鈴還需繫鈴人,我得找到有六月或星雲電話的人。

當然也可以打給我父母,出門前我把六月和星雲的電話全留給了他們。不妥不妥。一來會驚嚇到老人家;二來這兩位加起來一百多歲的傢伙三天兩頭就上山下海的行踪不定,很可能找不到人;三來老人家囉嗦,萬一他們問東問西,我僅有一百多元的救命錢就會毀了啊。

打雜妹!那人就是打雜妹,這個週四要來港加入我的香港行的打雜妹,她應該也有六月和星雲的電話!可是--很有可能她在上班不接手機…不管了,先打再說。

去7-11買了國際電話卡,買之前還很囉嗦的再三確認:我要用公用電話就可以打回台灣的電話卡!這附近就有公用電話!才付了錢。

然後我又想到:我身上連筆都沒有。問到了電話,以我現在的心情腦袋一定記不住。於是我又問店員筆放在哪?店員指了指架上,我一看心都涼了:全是迪士尼造形的原子筆,一枝要25元港幣!開玩笑,本人現在一分一亳都很珍貴,都是救命錢滴好咩,當然不能浪費在這鬼迪士尼上!

硬著頭皮跟店員借了筆,對方倒是很大方的,一付即使我不還也無所謂的把筆遞給了我。啊,此刻我忍不住在心裡高唱起:有7-11~真好~

按照密密麻麻的使用說明開始撥號,當第一聲撥通鈴聲從聽筒傳來時,我高興的想大叫。

沒人接。

鈴聲響了又響,沒人接就是沒人接。

哇累,此刻我真是沮喪到不行。

我安慰自己:打雜妹可能只是暫時手機不在身邊,稍後再試好了。

於是我走出了7-11。

怎麼辦?姑且再找找那間免費網咖,甚至付費網咖都好。真找不到問路人說不定也可以問到。

真是天助我也,走沒幾步路已經過一間連鎖中式速食店“大家樂",想起那晚經過時還問星雲大家樂倒底在賣什麼…應該就是這方向了…果然,多走個幾步路,三兩下就給我找到前一天怎麼都找不到的免費網咖啊。

火速衝進去,挑了台最靠近大門的電腦,顧不得螢幕上方斗大的「請先惠顧本公司飲料再開始使用本電腦」字樣,一屁股坐下來就開始狂敲鍵盤。

六月說她今天是滿堂課,星雲平常給我感覺不常上網…於是決定先寫封媚兒給另一個不上班的朋友,請他幫我打電話給打雜妹,我在信裡特別註明:「我人在網咖等候消息,可用依媚兒和我聯絡。」(打完這幾個字時,突然有一種情報員鬼上身的感覺 : p)接著才發信給六月和星雲,又去星雲台上留了言。

很快的,星雲就回了信,說會在下午1點左右來網咖找我。呼~這下總算鬆了一口氣。

然後受我所託的朋友的回信也來了,說打雜妹還是沒接電話,但已在她的手機裡留言。我回了信告知已脫困,他回信說脫困就好,在等待的同時,姑且在網咖裡玩玩,不妨順便更新一下網頁吧。

回了所有的信後,我真的在網咖裡寫起了「阿餅香港蒙難記」 : p

1點左右,星雲真的出現了。我們一起朝公寓走去。路上他還跟我說不要急,大不了找人來開鎖就是。

再一次輸入密碼、進入大樓,走進電梯,他按下了數字5。

「啊~是5樓?!」我在瞬間突然恍然大悟。

星雲則在瞬間把一雙狹長的中國眼睜的滾圓:「不然呢,妳以為是幾樓?」

「我我我,我也不知為什麼,一心認定是6樓啊。」我非常羞愧的承認。

啊,我知道為什麼我完全沒想到樓層問題,一心認定是鑰匙出了問題:第一晚剛扺達時,星雲打不開門的畫面誤導了我!

星雲一邊打開門,一邊開始安慰我:「旅行嘛,就是這樣才會充滿了回憶…」

是啊是啊,我也由衷的這麼認為。比起先前幻想的最壞狀況,得救就好,真是謝天謝地啊。

事後我才知道,星雲還是搭了計程車過海(從香港島到九龍島)前來相救。再更事後我才知道,如果真的是鑰匙出了問題得找人來開鎖就更麻煩了(他下午就不能上班)。然而星雲當下什麼都沒說,還安慰我,實在教人不知要說什麼,真是感謝啊。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第一,出門在外腦袋要記得帶。第二,手機電池要多準備一顆。第三。重要電話若記不住要抄下來隨身帶著。第四,住處附近的網咖無論如何要找的到。第五…

SunnyPie
10.25.2005

OS:不是我不準備手機的備用電池,出門前走遍大街小巷,就是買不到我這款手機的電池…或許我該換隻手機了 : D


Company, Business and Corporate Logo.

全站熱搜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