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家聽到這首歌,忽然想起和這首歌有關的一些事。曾經好長的一段時間裡,很起勁的看了好一些鄭寶娟作品:從她記錄淡江生活的得獎作品"望鄉",到描繪都會女人生活的散文集"本城的女人"。那時我其實還未踏出校門,正是她筆下的"那時青春正好",卻彷彿在潛移默化中,勾勒出我對日後生活的一種期待與模式。

之後她消失了好一段時間。一日,偶然又在聯合副刊讀到久違了的她,題為"阮若打開心內門窗"的散文。

依稀記得她是這麼說的。

「走出巴黎機場,點起一根煙,那古老的旋律在無預期下突然在心裡響起: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到五彩的春光...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的那個人...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到故鄉的田園...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這才發現原來消失了好一陣子的她,離開了台灣,轉往法國。

那時我已踏入社會工作了一段時間,這才又把許久未讀的書本從箱子裡翻出來。離開淡水搬回台北的家裡,打包起來的學生時代的書本雜物,我一直沒有拆箱。彷彿只要我一直不打開它們,那些青春歲月,就可以一直被塵封在箱子與記憶裡,永遠不消逝。

或許是這一打開,也打開了我日後遠遊的心境。

那年抵達倫敦機場時,我心裡是沒有旋律的。想到的是她的文字,那些陪伴我從學生時代到初入社會的那些文字與老好時光。

因為其實我是一直沒"聽"過這首歌的。待我真正聽到這首歌時,已經是我遠遊後再度返家的事。

是鳳飛飛,我自童年時期起即最喜歡的女歌手,熟悉的嗓音又喚起了我的回憶。原來這首歌的旋律是這樣...是初聽聞,卻熟悉的彷若已在心裡翻唱過千百回。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雖然春天無久長,總會暫時消阮滿腹辛酸,
春光春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個人,
雖然人去樓也空,總會暫時乎阮心頭輕鬆,
所愛的人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個人。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雖然路頭千里遠,總會暫時乎阮思念想要返,
故鄉故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雖然前途無希望,總會暫時消阮滿腹怨嘆,
青春美夢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SunnyPie
12.3.2005

後記

1. 記得那時有個男同學,看到我在讀鄭寶娟有點欲言又止...我隨手翻到一頁請他讀。他從一臉的不以為然一直讀到:「那時青春正好,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會成為一個有家歸不得的老小孩」...竟是一陣鼻酸與無語。

2. 多年後,再度讀到鄭寶娟寫法國生活的"這些人那些人",才驚覺時光又已飛逝幾許!

3. 這回細聽,才發現之前居然都沒注意到:原來鳳飛飛即使唱歌,都帶有口音,那應是我最熟悉的口音呵。來自桃園大溪的她,帶有和餅娘一樣的口音也不足奇啊。

Information about Small Business and Home Business Online.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