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豆花的芒果豆花
豆花,算是五年級同學(註一)童年時,除了乖乖、謝謝口香糖、ㄅㄚˇ ㄅㄨ冰淇淋、養樂多以外,少數的點心要角吧。

老實說,我對某些五年級同學口中的麵茶、推車小販賣的醬菜、狀元糕、甚至枝仔冰,沒有太多的印象。記得最深刻的,就是豆花和蚵仔麵線。

這兩樣剛好是我童年時,一日兩次的幸福吃食記憶。賣豆花的小販早上來,麵線則在傍晚時來報到。

通常我們只能二選一,吃了豆花就不能吃麵線,反之亦然。那時不懂所謂的生計,大人這樣規定,我們就這樣遵守遊戲規則。而母親,還只是在旁邊看我們小孩吃。

那時的豆花沒有太多花樣,就是單純的豆花、糖水、軟花生、和薑汁。連冰豆花都是後來才問市的新產品。

及長,多了一種用洋菜代替石膏做凝固劑的豆花問市,柔嫩之外憑添些許脆的清爽口感。

一直到我上大學,才有所謂的布丁豆花。也才開始流行搭配除了軟花生以外,紅豆,綠豆,粉圓,甚至檸檬汁等各種配料的吃法。

各種花樣,都比不上童年裡渴望的一碗清豆花。冬天加了薑汁的熱豆花,夏天的“冷凍”豆花。

台語說的冷凍,其實指的是冷藏,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一直到現在,師大路的北港豆花的招牌仍是這樣寫:北港冷凍豆花。若有人問起,老闆娘還會特別強調:我們的豆花冷凍不加冰。

弟弟臥病在床的那段期間裡,醫生規定所有的零食點心都不能吃,只剩豆花。熱的,只加糖水的豆花。那些年裡,他大概也吃怕了吧。但現在偶爾他還會提起,小時候吃的豆花真好吃!吳興街那個早已收攤的,賣豆花的老婆婆不知還在嗎?

有些滋味,並不是遺忘了,只是一時想不起來。

去年去香港時,在他們的豆花裡,突然嚐到幾乎已被遺忘的滋味。

那是一股濃郁的豆香,既熟悉又陌生。就是這個味!這才是我童年時,渴望的豆花滋味。

回到台北,開始留意各種豆花的滋味。發現普遍真的偏淡,糖水味強過豆味。吃著吃著,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台北通化街一家標榜艋舺五十年老店的花生世家,用的是白糖水,倒還嚐得到點豆花的滋味。

泰順街的豆花攤老闆以風趣的言談知名。我第一次去,他跟我說:「一碗五百元,錢帶的夠不夠?不夠就不要吃。」後來幾次再去,常常吃完豆花,又替我免費續綠豆湯(對,我吃的是豆花,續的卻是綠豆湯),有時再附送幾顆芝麻湯圓。他的豆花豆味香氣十足,芋圓、粉圓等各種配料也都好吃,只是豆花的口感不太穩定,有時綿密過了頭。老闆自己心知肚明,總會在我開口前自己先招:「今天的豆花比較爛些喔。」茉莉書店的BOOK貓走丟時,他的攤子大方的讓茉莉的叮噹小姐貼了尋貓啟事。我坐在那吃豆花,偷偷留意的是有沒有人在看那張尋貓啟事。

前幾天在小普家看到「騷豆花」三個字。心裡想:敢取這名字...算你狠。

從延吉街按地址找上門,差點就走過頭。依著延吉公園開的小店,怎麼看都不像豆花店,比較像一間歐式小酒館。

芝麻糊豆花、西瓜豆花、芒果豆花…乍聽實在很匪夷所思。這些味和豆花放在一起,味道不會太衝嗎?

神奇的是,聞起來很香,吃起來淡了些的熱芝麻糊裡,豆子的好香氣還是嚐得出來。冰的芒果豆花裡還加了西谷米和牛奶,豆子的滋味雖然淡了些,卻協調的很,一點也不突兀。不管是熱的還是冷的,豆花的綿密口感一級棒。

只加糖水和軟花生的原味豆花一碗三十五元,芒果或西瓜等特殊口味的一碗六十五元。貴嗎?看到老媽媽坐在吧枱那手工削出裝在大碗裡小山似的新鮮芒果,看著自己碗裡滿滿的芒果浸在雪白的豆花裡,又覺得很值得。如果永康街大排長龍的芒果冰都要賣一盤上百元,我開始替這小店擔心……不知明年此時我還嚐的到嚐不到這等芒果豆花的好滋味?真是想太多啦。還是再來一碗吃豆不吃騷的騷豆花吧。

香港南Y島的清豆花騷豆花的芝麻糊豆花花生世家的芋圓豆花騷豆花的芒果豆花


SunnyPie(阿餅)
5/14/2006


騷豆花
電話:02-8771-8901
地址:台北市延吉街131巷26號


延伸閱讀:選擇()、()、()和外一章


註:「五年級同學」泛指民國50年~59年出生的族群。


Counter Stats
home loans
home loans Counter

全站熱搜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