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想過,會有一個嬉皮出現在我的現實生活裡。那只在林懷民小說裡,電影裡看過的嬉皮,已經走過了悠悠人生,正坐在我面前,看著照片思念著照片裡的可人兒。」

Paul拍的La Casit-1
要怎麼介紹這家認識了十幾年的餐廳呢?台灣最早的墨西哥餐廳?有很讚很讚的Margarita?有別於TGI Friday's的homemade好滋味?令我為之瘋狂的homemade salsa和guacamole?還是那行事作風特立獨行到每隔一段時間就把餐廳關掉,而且一關就是一兩年的老闆娘Amy?

十二年前,看了媒體的報導,我第一次品嚐La Casita,位於公館金石堂樓上的小小的、號稱是國內第一且唯一的墨西哥餐廳,竟是吃不出個中滋味。

一年後,進入了以C命名的語言中心*工作,認識了一個加拿大女孩蘇珊。蘇珊有點年紀了,兩人卻是一見如故,經常她會來辦公室找我聊天。知道她未婚,來台灣好些時候,中文說得相當流利,她溫柔、女性化、謙和有禮的行事作風,常被同事用非常不「外國人」來形容。

一天,是聖誕節前吧,快下班時她來找我,兩個人坐在我的辦公室裡閒聊著。她突然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相片,相片上是一個年約九歲的小男孩,好可愛的微笑著。
La Casita位於吉林路舊址的模樣
蘇珊說:『我兒子。』

『啊?妳,離婚了嗎?』我問。

『沒有。』她說。

嗯?我不解。

她說:『沒有,從來沒結過婚。』

她緩緩道來,年輕時混了好一陣子的嬉皮,兒子是那時候的產物。兩個人分開後,兒子一直跟著爸爸。

從來沒想過,會有一個嬉皮出現在我的現實生活裡。那只在林懷民小說裡,電影裡看過的嬉皮,已經走過了悠悠人生,正坐在我面前,看著照片思念著照片裡的可人兒。

『我今晚想去一家墨西哥餐廳吃飯,妳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她換了個話題,我們也就出發了。

這次去,有蘇珊的介紹,竟是吃出了好滋味!開胃菜是香香脆脆的玉米脆片,沾微酸的辣醬和綠色的酪梨醬、安吉拉達捲是玉米軟餅,裡面填了餡料外面淋了融化的起士,口感相當獨特、配上酸奶的墨西哥春捲亦是相當好吃。那天晚上,我吃出了好滋味,從此愛上墨西哥菜。透過蘇珊的引薦,也認識了老闆娘Amy,和我同為淡江校友的老闆。一直到我出發去英國前,幾乎每個月都會到La Casita報到個幾次。

那時候台灣真的沒什麼墨西哥餐廳,TGI Friday's也才剛開幕沒多久。帶過幾個外國朋友去La Casita,全部為之瘋狂。一個美國友人R在餐上來時,忍不住要用玉米脆片沾了豆泥送到我面前,一定要我嚐嚐這道教他朝思暮想的美味。那時候的La Casita已經搬過一次家,在忠孝東路靠近杭州南路的大馬路上,我和R常在週末去報到。吃過飯後兩人慢慢用走的,走到新生南路上的一家小Pub續攤。那家Pub有個有趣的名字:蝴蝶養貓。小的不能再小的店,店主之一是小說家楊明,卻是喝啤酒配從Amy那打包出來玉米脆片的好地方。

92年從英國回來後,蝴蝶養貓已經不見了,和蘇珊也算失去聯絡。知道她還在台灣,卻一直沒有她的消息。直到一天和S在敦煌書局閒逛時,竟和她不期而遇。她瞪大了眼,才發現她和S原來好早以前就認識了,在我還不認識他們之前,而且還是因為La Casita。

S第一次來台灣時,一次到La Casita用餐時,看到一個金髮的「外國」女人在那當侍者,覺得非常特別,特別看了她幾眼,雙方並沒有交談。之後一日走進教室準備開始上課時,發現那個外國女人突然出現在他的教室裡。那是蘇珊,剛獲得在台灣的第一份教書的工作,被安排來觀摩S的課,之前因為找不到工作,在La Casita打零工。

C'est La Vie......我們總是喜歡用這個法國字,來解釋這些沒有辦法解識的際遇:這就是人生啊。

蘇珊最後一次和我聯絡是因為她要結婚了!嫁給一個小她十來歲的原住民。我是極少數的女方親友之一。婚禮上,左右賓客毫無顧忌的批評著異國通婚。一個中年婦女即使在知道我是蘇珊的朋友後還要對著我說:『好好的台灣女孩不娶,娶個外國女人做什麼?外國女人?嘖嘖嘖…』我忍不住要反駁她:『蘇珊人很好也,她比許多台灣女孩還傳統…』她說:『光個語言就不能溝通啊。』我說:『不會啊,蘇珊中文說得好的不得了。』那女人說:『好,待會我要來考她。』

蘇珊過來敬酒。那女人抓住她說:『這個新郎啊,我可是一路看著他長大的…』蘇珊一開口:『哦?真的嗎?我倒是不知道。』標準的發音和傳神的語氣遠超出那女人的期待,她大笑出來後直說蘇珊通過考試。

蘇珊在婚禮上算是通過了那女人的考試,不知之後的婚姻生活是否也一路All Pass呢?我常常在想著這個問題,在蘇珊婚後逐漸淡出我的生活,直到全失去聯絡後的今天,我還常常想著她。

La Casita,不知怎的,也越來越少去了。然後有一天,突然發現她不見了,固定刊登在英中國郵報的廣告不再出現。

95年換了工作,新辦公室在信義路近新生南路。一天S說他又發現了La Casita,就開在我辦公室後面。我們相約了去那吃飯。S比我先到,我到時他已經默默坐在那看著隨身帶的書。Amy還說,她還記得S,即使多年不見。甚至她剛才已有第六感,S在等的人應該就是我。這…好像有點神,可是Amy如此堅持。

之後La Casita又搬了一次家,這次位於八德路的小巷裡。地點的關係吧,也是越來越多競爭者的出現,去過幾次,總覺得生意應該更好些才是。兩年多前,La Casita的廣告再度默默消失於英文中國郵報時,我知道只要我耐心再等,她一定會再出現。就像一些曾和我相遇的人們,總會再用某種形式,再度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所以當我的同事兼好友Kitty前一陣子很興奮的告訴我:「Sunny,我找到La Casita了!」我忍不住要微笑。當我的朋友Harry從MSN上傳訊息給我:「好久不見,我們出來碰個面吧,找Paul一起來,地點由妳決定。」我心裡想:那就La Casita吧。雖然知道Harry和Paul都是因為S才認識的朋友,雖然去見Amy一定會被問到近況,還是去吧。Amy是善解人意的好朋友,總是要見的。

這次她搬到吉林路的小巷裡,門口暈黃的燈光閃耀著昔日的光采,偌大的La Casita字樣,提醒著我們共同的過往。Amy很興奮的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整個晚上一直過來和我閒聊,我們聊餐廳、聊S、聊蘇珊、聊彼此這一兩年的人生。我一如往常點了Margarita、玉米脆片加Salsa和Guacamole、安吉拉達捲和墨西哥春捲的組合餐,Amy甚至不用問就知道我要的是牛肉的安吉拉達捲和雞肉的墨西哥春捲,她也還記得S總是吃牛肉的Taco*。而一份包括兩樣主菜,附豆泥、墨西哥飯和生菜的組合餐才台幣300元左右。價位和十年前一樣,幾乎沒什麼改變,口味卻還是比許多知名的墨西哥餐廳好上太多。尤其是她的原味Margarita,龍舌蘭酒和檸檬汁的比例總是那麼的恰當,杯緣的細鹽粒帶出入口綿細的雪泥說不出的好口感。

照片是Paul拍的,他是個細心的好朋友,看似不經意的隨口問:「明日報的圖檔限制是多少?」我說大概是30K吧。當晚他就傳來了已經修成30K大小的照片,在我還沉浸於回憶和當晚的美味時。

要怎麼介紹一家認識了近十二年的餐廳呢?我還是想不起來。

La Casita,還是由你們自己去體會吧。

SunnyPie
原發表於:2002-09-14 18:51:12 PChome個人新聞台:陽光派報
更新日期:2004-03-28 21:03:XX
重貼於:4/23/2006


說明:

1. 這篇是四年前的舊作重貼,把舊名一併列出留作紀念:La Casita,西班牙文,之前譯作:「暖屋」;一度易名為:來客喜流行餐坊。現名:愛咪媽美食餐坊。台北市松江路64巷7號:靠近長安東路的長安國中。訂位專線:(02)2531-9246。

2. 文中的一些人事物請參考:「蘭嶼女孩的"美"食傳奇」和「相遇不相等」系列。

3. Taco是一種墨西哥食物,圓形的玉米脆餅裡包生菜和肉類。

Counter Stats
car insurance
car insurance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Pie 阿餅 的頭像
SunnyPie 阿餅

陽光派報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石子
  • COMMENT:
    阿光姐姐重貼文
    這樣表示我們該去吃la casita囉~
    嘻嘻...
  • 阿餅說石子搶到頭香很得意吧
  • COMMENT:
    嘿,我不久前才去報到。是妳們酒國幫那票人該去啦。小心Amy把妳們登報作廢~~~
  • mars
  • COMMENT:
    搬了板凳來坐,讀阿餅的長文好感動。
    多寫一點點嘛(撒嬌)。

    PS我也愛吃墨西哥菜。
    有機會要去吃吃看啦。
  • 阿餅
  • COMMENT:
    呵,部落格時代,我總覺得長文過氣了?好,我承認這是藉口 : D

    剛開始在網路上寫東西時勇氣十足,雖然不敢寫現在進行式(現在還是不敢)什麼陳年舊事都掏出來寫。後來是越寫越保留,也覺得我還醬子“孝廉”,不可以這麼早開始寫回憶錄啦 : )

    舊文我也搬的少,心裡常想:有緣的話就會看到。不過回頭一想,如果當初我沒寫La Casita-I,就不會有後來的La Casita-II;比方說,如果我沒去傲骨家留連結,大概就不會有後來的對話。

    後來和我一起去La Casita的朋友,很多其實已經沒看過La Casita-I或II了。所以如果我現在把舊文重貼,說不定又會創造出La Casita-III?比方說下回mars回台灣,說不定我們就一起去吃La Casita了^^
  • mars
  • COMMENT:
    我也開始想象了~~~ ^_^

    呀。
  • 也是Sunny 的 Feli
  • COMMENT:
    本來沒感覺
    後來看到『八德路的巷弄間』
    驚覺這應該是我好幾年前去吃過的那家墨西哥菜啊
    但是就突然消失不見了

    我好喜歡來看 Sunny的文章
    總能跟我突然有了一點『勾結』,喔不不,是串連
    什麼世運麵包啦、楊枝甘露...
    :P
    看來我該出發去找找 Sydney 的墨西哥菜囉
  • 阿餅
  • COMMENT: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緣份?^^"
  • campurgal
  • COMMENT:
    看到你的文章
    知道有人和我有相同的回憶
    這種感覺
    不是"臉上的微笑"可輕易道盡

    謝謝你代為尋回 我幾乎遺忘的時光
  • 阿餅發現一則留言
  • COMMENT:

    因為在改版型
    才看到這則
    相同的回憶???
    也好奇
    你幾乎遺忘的時光是什麼?
  • 豬頭三
  • COMMENT:
    寫了篇文章提到La Casita
    試了幾次引用
    無名連出來都顯示錯誤
    所以改成單純的網址連結
    請阿餅見諒
  • 阿餅話豬頭三
  • COMMENT:
    再添一筆關於豬頭三

    話說石子常和人提起
    豬頭三大哥OOOO
    豬頭三大哥XXXX
    說多了有人突然問起:
    倒底是三哥還是大哥?

    聽說也有人這麼問:
    怎麼只聽妳提豬三哥
    都沒聽妳提豬大哥或豬二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