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ttle romance


我一直不怎麼在乎情人節,而且我可能也是極少數不怎麼喜歡鮮花的女人,我更討厭商人的藉機炒作再大撈一筆的行逕。所以即使那天我已經和情人約好,但我總是不想太張揚。往往是因為剛好又有不同的朋友要約我出去玩樂而我推說不行時,身旁的同事友人們才會發現:原來某某某情人節那天是有節目的!這下子大家就開始議論紛紛了,所謂的“情人節症候群”正式爆發!

特別是已婚婦女,開始一片謾罵討伐:罵老公小氣、吝嗇兼沒情調…聲勢之大,比起對過農曆年“不僅不能在自己家或回娘家睡到自然醒,還要在婆家侍候一家老小”之詛咒,不但亳不遜色,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哎!人家說:生日是母難日。我常說:情人節是女人受迫害日。

每年到了這一天,絕大多數的女人或多或少總會有所期待:期待有人能送來一束當天售價驚人,但很可能不怎麼新鮮的鮮花、或者巧克力、情人節燭光晚餐、單顆美鑽......等等族繁不及備載。而男人呢,要不總是記不住這一天;要不呢,就是不願意“配合”。說真的,如果男人願意“配合”一下,用最簡單的方法,很容易地就可以在這一天討得女人最大的歡心。可是偏偏絕大多數的男人就是不願意!然後呢,女人就如棄婦般開始自怨自艾起來…這難道不是女人受難的開始嗎?!

拿我的好朋友小咪的描述進一步解釋好了。

她的辦公室到了情人節當天可真是精采萬分。一整天裡空氣裡隨時浮動著一股蓄勢待發的緊張氣氛,甚至有人會在公司的接待區走來走去,走來走去。當第一束打破僵局的鮮花送來時,幾乎可以用雷霆萬鈞、石破天驚來形容。收到花的人,心裡的高興自不在話下,臉上更是掛滿了驕傲及勝利的表情。其他人驚呼、恭喜兼讚嘆之餘,嫉姤與酸溜溜之情亦是不能免。也有人選擇轉而對另一半發飆!所以在那第一束該死的鮮花扺達後,好幾個女人不約而同拿起聽筒,電話一通就是啪哩叭啦一陣罵:「今天是情人節也!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有所表示嗎?!」 套句小咪的說法:這,簡直和瘋母狗狂吠沒兩樣!

仔細想想,也只有女人會在這天因為拿不到那束很可能不怎新鮮的“鮮花”而難過。難過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她們正在承受一份莫名的壓力。這種壓力大到曾經有個同事,在一次我收到一大束鮮花時,酸到問我那是不是送錯的?!女人好比較的心理在情人節這天充份表露無疑。

而男人,其實也很無辜。不論再怎麼“新好男人”,只要他在這天不配合演出一場“情人節快樂”的浪漫喜劇,平常所做的一切就幾乎等同白費。所以我常說:「情人節這天多做一點點,勝過日常努力許多!」可是偏偏許多男人參不透這個簡單的道理。

嚴格說起來這種種每逢佳節必抓狂的行徑應該只是在要求一件事:「記得,請你記得我在你心中的份量。」人總是需要藉由一些動作和事情證明些什麼。商人,也不過是提供了人性試煉的一份考題罷了。不該苛責,因為大家都要賺錢。

我的另一位男性好友,某跨國唱片公司企劃經理,提出了這樣的疑問:「真的只要一束花嗎?那為什麼還會有人做不到呢?真的不只是一束花的問題吧。」以前他是很喜歡花的,學生時代還曾在花店打過工。出社會工作之後,每每辦記者會,就會有滿坑滿谷的鮮花。他的直覺反應卻是:「可不可以把那些花直接丟掉啊?不要再搬回公司了。好累!」工作增長了人的歷練,卻也磨掉了人的浪漫和赤子之心。所以他好懷念以前單單純純想買一束好看的花討人歡心的簡單。人,在歷經一些事後,就再也沒有那種心了。

要到哪一天我們才能澈底從這種“情人節的魔咒”裡解脫呢?那才真是天下有情人的真正福祉吧。


SunnyPie
7.22.2006


後記:


一‧這篇舊作原寫於2001.2.15;於2004.8.20刊登於自由時報花編副刊並被編輯更名為:【紅橙黃綠,情人節的競技場】。沒有找到見報的電子檔,僅用投稿的存檔底稿貼出。


二‧圖片來源及說明:經典電愛情電影【情定日落橋】之劇照。此片拍攝於1979年,女主角戴安蓮恩當時年方十四。


Counter Stats
holiday packages
holiday packages Counter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