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是我的第一本珍妮佛韋納(Jennifer Weiner),第一本就碰上了暢銷作家的轉型之作。書裡的文案是這樣寫的…「偵探版的《超完美嬌妻》+大人版的《深夜小狗神秘習題》...因《慾望單人床(Good in Bed)》一書一躍為暢銷書作家,第二本書《偷穿高跟鞋(In her shoes)》以幽默的文筆及生動的描述,獲得製片家的欣賞,將其改編為電影,由卡麥蓉‧狄亞主演妹妹瑪姬一角。…《晚安,無名小卒(Good night, nobody.》則是珍妮佛首次嘗試懸疑推理劇情的Chick Lit Myst作品,以其天賦般的筆觸,將筆下的人物特色描寫得活靈活現,帶讀者走入一個疑雲重重而又感傷動人的故事中。」

對一個已成名的作家,如此大轉型實在算是險招;然而珍妮佛做到了,而且絕對是挑戰成功。

一個雲淡風輕的正午,一個“家庭主婦”帶著三個小孩去赴另一個“家庭主婦”的尋常午餐之約,卻發現女主人陳屍於自家廚房地板上,大提琴莊嚴的音符與古董鐘的滴答聲迴盪在空間中…

推理故事從這裡展開序幕,同時帶出一段年少輕狂摯愛難捨的愛戀情愁。在追踪兇殺案的過程裡,女主角追尋的是真相,是過往雲煙卻從未遠去的戀情,更是退出職場後的現代家庭主婦自我認同的難題。

女主角的先生不要她繼續追查,因為「妳以為妳是誰,妳誰也不是,別忘了妳只是個家庭主婦。」

我不知道台灣目前有多少已婚女性是被先生用“妳應以家庭為重"為理由要求退出職場,但我猜不少人看到這句話會潸然淚下。

(看到這,很怕有人被誤導,以為這是一本悲情小說,尤其是文案裡還提到傷感兩個字。不不不,這書裡很多橋段其實無敵搞笑有趣呀。)

一本書多少有作者自身的投影,然而能夠寫出這麼一本動人著作的珍妮佛早已不是Nobody.

是的,就是動人。(別提此書全美首刷是35萬冊,在美一上市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第二名)

除了故事本身動人以外,當我少女時代的偶像,搖滾巨星Rick Springfield的名字出現在女主角與戀人初相遇的畫面裡,當《閣樓裡的花(Flowers in the Attic)》五個字跳進我眼裡時,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這書會令我讀到一種欲罷不能的境界(這書我在兩個晚上就拼完了)。

與其說作者的寫作風格讓我想起了一本古老的書,更是一段不可能遺忘的老好時光。當女主角忘不了單身時職場裡的衝鋒陷陣,我卻懷念起當年狂K每週出版一本的皇冠當代名著精選的無知歲月,《閣樓裡的花》正是其中很難忘懷的一本。

我特地再細看了一次作者簡介,果然,即便我們是相隔豈只十萬八千里,完全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卻因閱讀同一批書,聽同樣的音樂,認出彼此原來屬於同一世代,某個相同的國度。

閱讀就是這麼一件奇妙的事。

如果你喜歡推理小說,如果你和我一樣曾是皇冠當代名著精選的死忠書迷,如果你還喜歡《超完美嬌妻(The Stepford Wives)》(記得當年我讀這書時,我家留言板上討論還不少),那你真要來看看這本Good night, nobody。

既使上述條件都不適用於你,你只是一個單純的通俗小說讀者,Good night, nobody還是很值得你試試。

Good night, everybody.


SunnyPie
4.1.2007


Counter Stats
babysitters melbourne
babysitters melbourne Counter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