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雜妹老之將至一文裡說了一句超經典的至理名言:「成長是一種抽象的感覺,而老化卻是具體事實的呈現。」這種老化的現象的具體表現呢?我以為莫過於忘性越來越好,記性越來越差。一票相逢在彼此的青春裡,目前已同屬前中年期的金家班友人,最近更像是得了傳染病,一個接一個搶著要把這現象具體的發揚光大。

威廉是第一個,忘性好到我常說他得了少年痴呆症。湯姆緊追其後,排第二。金熱鬧向來記性就不好,不列入評比。最近連打雜妹都淪陷了。

一天威廉興沖沖的跟我說:

「我昨天去幫我媽買保養品…」
「你買什麼牌子?」
「這個,那個…糟了,我完全想不起來,是日本品牌,很有名…」
「資生堂?佳麗寶?高絲?植村秀…?」

我把所有我想得到的,日本的,很有名的品牌全數從頭到尾數了一遍,他老兄想不起來就是想不起來。

「不會吧,不是昨天的事而已嗎?」

那天晚上一回到家我立刻收到他的簡訊:資生堂。

我知道他為什麼要馬上傳簡訊給我,因為怕被我笑,所以不想跟我講話;也怕等到下次再碰面,即使只隔一天,他也不會記得的!

另一天我打電話給湯姆:

「喂,我和威廉、打雜妹剛好在你家附近吃飯,你要不要過來,我拿那個OO給你,你順便拿那個XX給我?」

他說:「可是我現正在吃喜酒,不曉得幾點才會散,待會再手機聯絡好了。」

一頓飯還沒吃完,電話來了:

「我差不多吃完了,妳呢?」

「可是我們還沒散也…」

精采的來了:「妳和誰在一起?」

!@#$%…

湯姆還有更好笑的。他前一陣子出了車禍(好笑的當然不是他出車禍這件事,我們還沒那麼沒天良。),我帶了他最喜歡的布丁去看他,當晚他開心得眉開眼笑,還把它寫在部落格裡。事隔沒多久,他說:「有嗎?我車禍妳有來看我嗎?為什麼我完全不記得有這件事?」我說你自己有寫在部落格喔。他說:「所以我才要用部落格寫日記啊。」回家後為了證明我沒鬼扯,我故意去他家留言,就留在那篇舊文裡,白紙黑字,他自己寫的,想賴都賴不掉。他回我話:「咳…妳一定要對一位失智症日益嚴重的人如此苦苦相逼嗎?!」

前一陣子金熱鬧說要去敗美體小舖的保養品,我說我有用不到的折價券,託打雜妹拿給妳吧,妳們比較常碰面。我把折價券拿給打雜妹時,她瞄一眼說:「11月的折價券?還能用嗎?」「看清楚啦,使用期限到11月30也。」我還再三叮囑:「妳要記得在月底前拿給她喔,不要放到過期不能用。」她說:「好啦好啦,妳放心,我會記得交給她的。」隔幾天我有點擔心,再問一次,她說沒問題。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想問,又不好意思;可是又覺得有點怪:金熱鬧拿到後照理說應該會和我打聲招呼才是啊。終於我在msn線上問了金熱鬧:「打雜妹有沒有把折價券拿給妳啊?」她可能不在電腦前,沒回我話,之後我就關機走人。隔沒幾天打雜妹問我:「妳哪有拿什麼折價券要我轉交給金熱鬧啊?」「有啊,我拿給妳時妳還說…我還說…」「有嗎?妳確定?我怎麼完全不記得有這件事?」

所以當686很興奮的跟我說:「阿餅,去看一樣東東,打雜妹那裡有,妳們今天碰面時記得找她拿來看,我今天才跟她說的。」我幽幽的說:「說不定她不會記得帶來,因為她老了。」686問我為何有此一說,我就把折價券的事源源本本又複述了一遍。

等我見到了打雜妹立刻問:「妳把686那東西帶來了嗎?」她說:「嗯…好像有吧?我也不記得了,待會再找找看。」

我們坐下來,打雜妹拿出那東東,我看完、笑完,她把它收到包包裡。

然後金熱鬧也來了,我拿出12月的折價券,打雜妹馬上當著金熱鬧的面說:「說不定11月的我已經拿給妳,而妳忘了。」金熱鬧很尷尬的笑著說:「這也是有可能的,我們完全不敢否認。」

接著我問了打雜妹一句話:「咦,妳把686那東東帶來了嗎?」

SunnyPie
12/15/2004

後記:

故事本來應該到此為止的。

寫到一半時,打雜妹的電話進來了。我就先向她報備:「我正在出賣朋友,要把大家的笑話全寫出來喔。」她說:「幹嘛寫別人的笑話?」「怕忘記啊。」然後她說:「ㄟ,妳知道嗎?我後來有找到那個11月的折價券,真的在我家也。」

我們倆在電話上笑成一團,又講了更多的笑話,我很興奮的說這個那個也都可以寫進去,因為實在真太好笑了。不說了,我要掛了,免得待我會我又忘了要寫什麼…等等,剛才我們說了那個什麼笑話我說要寫進去的?

結果?當然是兩個人都完全想不起來!!!

p.s.不要問我文中那些OOXX是啥…我會跟你說:我完全想不起來了^^"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