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門甜不辣


「吃甜不辣?我有別的選擇。」有人記得阿餅曾說過這句話嗎?

那是前年七月的事了,寫在這裡

事隔這麼許久,這“選擇”終於來了。別罵我,有道是:Better late than never...遲來總比沒有好。

「賽門甜不辣」…沒聽過?這可一點都不稀奇。我一直以為,賽門甜不辣只存在於特定族群的特定回憶裡。比方說:老台北;比方說年紀在50歲左右。如果你不屬於以上兩者又識得此味,那麼你和我一樣幸運^^

阿餅是老台北,但沒有這麼資深。只是家裡剛好有一名有醬子歲數的長輩,在這店走紅時正處於雙十年華並“寄居”在阿餅家,一住就是長達十五年的歲月。不只看著小阿餅長大,當年還常帶著小阿餅“出場”:到處約會&吃喝玩樂。約會的主角當然不是我,而是我那當時雙十年華,單身,住在我家裡,酷似崔苔菁的姑姑。因此阿餅不只有幸見識到這店全盛時期的好風光,還曾在那看過同處全盛時期的甄妮、林青霞和秦漢等大名星坐在簡陃的小店裡吃甜不辣。

話題扯遠了。重點是這家位於西門町曾經紅極一時的老店,即使名氣不再響亮,始終是阿餅吃甜不辣的第一選擇。

為蝦米?就是好吃啦。

或許你會說:甜不辣這種庶民小食還不就這樣,有什麼好吃不好吃之別?

是也,非也。說穿了甜不辣要好吃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最基本是食材要好,做成甜不辣的魚漿要夠好,不帶腥味或臭魚漿味(OS:有些臭魚漿味嚐起來簡直像瓦斯味啊)。

火侯也要拿手捏好,不能煮過頭,煮過頭甜不辣會太爛,口感不對。

配料其實是自由心證,基本班底是各種形狀的魚漿製品,外加魚丸,油豆腐,蘿蔔,有些店家還會加上豬血糕甚或魚酥。

再來是沾醬,可不能用海山醬或甜辣醬充數。

最後是湯底,其實如果配料夠好,湯還很難不好喝呢。

賽門甜不辣剛好完全符合上述所有條件。

每一樣食材都夠好,甜不辣嚐不到半點臭魚漿味(OS:有些甜不辣名店的甜不辣不只嚐得到臭魚漿味,還有臭冰箱味啊),蘿蔔夠甜,連阿餅最討厭的油豆腐都不惹人厭。小小一碗,花樣還真不少:兩種甜不辣,燕丸,空心的黑輪,油豆腐,兩種丸子,蘿蔔,甚至還有一塊雞捲*,把一只小小的碗填得滿滿。

不管是長條型或扁平的甜不辣,都煮到恰到好處,軟Q而不爛。

沾醬更是特別:不是海山醬,不是甜辣醬,更不是那種用不知什麼粉勾芡再加上食用色素調出來紅紅粘粘的甜醬,而是自家調配出來類似味噌的獨門米醬。嗜辣者再加上辣椒更是夠味。

食罷再來一碗免費附送,甜到不行的醇厚高湯…冷冷的冬天裡,真是讚到不行啊。

我常懷欵他們家的甜不辣、高湯和沾醬是否加了瑪琲,不然為何每次我打從你門前過,就會被那香到不行的香氣給吸~了進去呢?(咳,夠了,自己定力不好就別牽拖啦。)

然後我就會坐在那,吃一口想一遍小時候陪著姑姑到處約會的童年往事。想起三個小孩小時候還曾為此事而爭吵過:「上星期已經是你了,這星期該輪我了吧?」;想起疼愛我們的姑姑週末假期經常帶著我們吃遍台北大街小巷的美食,讓不滿十歲的小阿餅就上過咖啡館;想不懂那年代的女人,為何約會時時興帶個小電燈泡;想起那些眾多追求者如何一個一個被淘汱…

呵,想遠了,還是再來一碗香噴噴熱騰騰的賽門好湯吧。


SunnyPie
3/16/06


【賽門甜不辣小檔案】

價位:台幣45元

本店地址:台北市開封街口、福星國小對面

南昌分店:台北市南昌路二段同安街口附近

這家加盟分店開業至少十年了吧?至少我就吃了十年啦。味道真的和本店所差無幾。每次看到各種加盟連鎖店開個一陣時日後就急於脫離加盟体系,接下來上演的戲碼通常是胡搞一通到結束營業才落棚…真是何苦來哉呢?!


備註:說雞捲不知大夥知不知道我指的是啥?一種長條狀的油炸食品。豆皮包魚漿、瘦肉,荸薺油炸後沾甜辣醬食用。

不是沒懷欵過沒有雞肉的雞捲為何名為雞捲。此物原名乃雞頸,因外貌酷似雞頸諧音同雞捲而得名。

這話可不是阿餅胡謅的,語出已故史學家逯耀東是也。

CounterData.com

dancing with the stars
dancing with the stars Counter

全站熱搜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