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另一個國度】李園清真小吃一文的回應裡說:「我也愛吃印度菜,以前溫哥華的印度人多,我的印度同學家就有開餐館的。看阿餅介紹,又想起那段日子。」

我也有屬於我的印度烤餅的回憶呵,還有其它,全寫在這篇舊作2001美國行《電影篇》裡了。

幾乎是一字不改的貼過來,紀念我的舊時歲月和書寫。0
去年年底在美國渡假時,每天睡到自然醒。醒來後,先吃一頓豐盛的早餐,然後跟著錄影帶做一個小時的有氧運動。往往做到氣喘噓噓,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直到盡興了,才去洗澡。洗完澡,打開電視,如果有有趣的脫口秀,就看上一段,看美國人的眾生百態;不然就打開美國友人家的錄影帶收藏櫃,從卡通、經典名片、看到好萊塢熱門片子,有什麼就看什麼。

看最多的是茱莉亞蘿伯滋的片子,我猜她是美國友人媽媽的最愛。所以一個假期下來,我幾乎看遍了所有茱莉亞的作品,包括最早期的「麻雀變鳳凰」、和休葛蘭合作,在英國拍攝的「新娘百分百」、在芝加哥取景的「新娘不是我」、睽違多年再度和李察基爾合作的「落跑新娘」、以及問鼎奧斯卡影后的「永不妥協」。

一部一部看下來,不僅看到這幾年時光的流逝、潮流的轉變;歲月,畢竟也在茱莉亞的身上留下了痕跡。

1
「麻雀變鳳凰」裡,她是這麼的青春燦爛、帶點野性,年輕的胴體在鏡頭下,展露無遺。

2
「新娘百分百」裡,不僅茱莉亞下塌的The Ritz Hotel讓我一再倒帶,更貪婪的盯著畫面裡倫敦每個熟悉的街景,不肯放過任何一個鏡頭。片中休葛蘭三不五時就出現在Noting Hill的街上晃盪一番。啊~那是我的Noting Hill!當年每週要報到至少一次的地方、和休葛蘭一樣,即使閒晃都很過癮的大街。

一堆印度人中東人開的紀念品店、雜貨店、書報攤、夾雜著大大小小的Hotel、各國料理餐廳......那是屬於92年的回憶:習慣在晃完一圈後,一定在書報攤買一份「星島日報」,看看偶而會出現的台灣新聞(當年還沒有網路這回事),然後去有名的印度餐廳Khan's吃一頓豐盛的印度料理:通常是一份主食(咖哩、Masala、或者Chicken Tikka),一份印度麵餅(Naan),一杯檸檬汽水。回家之前,一定繞路去買一條法國棍子麵包帶回家當乾糧。

想起Noting Hill,想起我的青春歲月。

「新娘百分百」裡,看似荒謬的劇情,又何嘗不是世間男女的縮影?女主角茱莉亞在過盡千帆後,又回到在Noting Hill街上的那家小書店,為的只是告訴男主角休葛蘭:

See if you could like me again.
你是否能再一次喜歡我呢?

The fame thing isn't really real, you know.
你知道,名利這回事,本來就是虛幻的。

Don't forget I'm also just a girl standing in front of a boy asking him to love her.
不要忘了,我也只是一個女孩、一個站在一個男孩面前,請他愛她的女孩。

3
「新娘不是我」當初在台灣上演時,同行觀片的還有一個英國同事及他的女友。也許我應該說“前女友”,她現在已遠嫁新加坡。去年回來時,拖著兩個混血小孩和一個菲佣同行。我們碰面吃飯,感覺彷如隔世。

記得那時看完走出戲院,大家在車水馬龍的汀州路上的小店喝咖啡,各自若有所思。她照例,又對我抱怨她的男友:對未來的一無打算。我笑笑:打算,無所謂吧。人生,總是充滿了意外與未知。就像片裡,不到最後一分鐘,誰又知道男主角會娶誰呢?

日劇裡,總是鼓勵男女主角:愛,就是坦白說出自己的感受。

感情或關係陷入膠著狀態時,又豈只是告訴他:我愛你,那麼簡單的、就可以解決的呢。

George還好不是異性戀,否則又陷入靠男人來救贖的老套。

George是同性戀,是否又意味著:女人,終於毌需要男人的救贖?亦或證明:女人畢竟是虛榮的、或是自欺欺人的?

4
2001年年底,我在威斯康辛看茱莉亞蘿伯滋,是以為記。


SunnyPie
9.14.2006


※本文原刊於PChome個人新聞台陽光派報:2002-02-28 22:33:29


Counter Stats
divorce
divorce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Pie 阿餅 的頭像
SunnyPie 阿餅

陽光派報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