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宗鏞記金牌燒鵝


很多年前第一次造訪香港,朋友說想吃馳名深井燒鵝,兩人於是走進大街上一家名為「陳記深井燒鵝」的小館。

問侍者可有燒鵝?店裡唯一會說點“普通話”說的侍者說:「沒有鵝,只有鴨,但鴨就是鵝啊。」

當下心中充滿了大大小小的問號:這這這,鴨怎麼會是鵝?難道廣東話裡說的鵝其實是鴨?或者這是另類的港式邏輯?事後和另一個朋友提起這事。他大笑:「鴨歸鴨,鵝歸鵝。你們倆被唬了啦,那服務生根本是欺負你們是不會講廣東話的外地人。」

我說不會吧,我在英國的日子裡,倫敦中國城小館裡講廣東話的侍者對我還不錯也。吃盤不到五英鎊的三寶飯,至少我也有例湯和熱茶,同桌的日本人或鬼佬(註一)可沒這等待遇。

「呵呵,那妳就不懂了。我們廣東人可分的很清楚,對華人自然好過日本人和鬼佬,但對講廣東話的可就更好了。」朋友如是說。

這朋友其實是“香港人”,十歲時舉家移民台灣。令他憤憤不平的是他只比下面一個妹妹大了兩歲,然而即使他移居台灣的歲月早已是他在香港短暫童年的好幾倍,往往一開口,人們就會立刻問他是否為香港僑生,而妹妹卻從無這問題。

這回去香港,行前看了蔡珠兒最新作品紅燜廚娘打雜妹嚷著要吃燒鵝。一日中午在港島中環會合的大夥正商量著中午要吃什麼,香港友人星雲福至心靈的說:「鏞記燒鵝啊,就在離這不遠處。」一群貪吃鬼聞言發出一陣歡呼,大夥齊步前進這被香港美食家蔡瀾大力推薦的燒鵝名店。

到了店門,沒訂位的我們被要求到二樓等候是意料中的事,但到二樓等卻是絕佳妙點。如此一來等候的人就不會擋到進進出出的人馬,才能快快送走酒足飯飽的食客,這樣等在後面貪吃的食客如我們才能快快入座啊^^

等候的同時,上午去了趟南Y島的打雜妹已經累到直接在樓梯上坐了下來。在香港本島走了也算不少路的我跟著有樣隨樣,順手拿出蔡瀾的「樂得未能食素(註二)」一書研究起待會要點什麼好料。

招牌燒鵝當然是一定要的。乖乖,一隻要好幾百元港幣。即使我們點的一碟,也要近百元之譜。這樣一想,就更期待了。

首先上場的開胃小菜是特製皮蛋酸薑,就是皮蛋佐醃漬過的嫩薑。

鏞記燒鵝的皮蛋佐嫩薑


港人嗜食皮蛋,被蔡瀾評為「沒有人做得保持那麼好的水準」的鏞記皮蛋,果然色澤、口感都沒教人失望,爽口可喜!

隨後是今天的要角:燒鵝。

正宗鏞記金牌燒鵝


那燒鵝一入口,所有的期待在瞬間全化為值得與滿心歡喜。皮薄脆而香酥,肉質香而不乾澀,皮和肉的中間還夾了一層肥美黃油…頓時全場鴉雀無聲。美味當前,吃都來不及了,當然沒空多扯。

鵝油拌麵倒是出乎意表的美味。

鏞記燒鵝的鵝油拌麵


在台灣,我始終嚐不出廣東蛋麵的滋味,不論是做成乾麵的撈麵,或大受好評的廣東炒麵。不只如橡皮般的口感令人生厭,入口的油垢味更令我反胃。

到澳門第一晚在路邊不知的茶餐廳嚐到的雲吞撈麵已一改我對此味的刻板印象。總算了解為何港人嗜食此味:麵軟,更無那油垢味,原來好吃的撈麵當如是啊。

而鏞記的鵝油拌麵更是極品。就僅只以鵝油拌以煮過瀝乾的細蛋麵,上頭擱些蔥花,簡簡單單的調味,入口卻是滿滿鵝油的清香…就是好吃!

金鑲豆腐更是不容易。

鏞記燒鵝的金鑲豆腐


所謂不容是是因為阿餅是不太喜歡吃豆腐的人(老實說好了,我最討厭豆腐!)。喜好本來就是最主觀的,尤其是美食。但鏞記的金鑲豆腐能讓我說好吃…怎麼辦到的?炸的外酥內嫩不稀奇,台式炸豆腐也辦的到。稀奇的是台式炸豆腐靠蒜泥醬油膏甚至甜辣醬等沾醬來提味;而鏞記的金鑲豆腐,我幾乎僅只嚐得的到鹽的滋味…但那炸得色呈淡鵝黃色(注意:不是金黃色,也不是很多餐廳的淡棕色)的金鑲豆腐已經有足夠的滋味,而且沒有豆腐的腥味,更沒有冰箱味!(哎,台灣有些餐廳的豆腐真的有啊。而且我指的還不是尋常的泡沬紅茶店呢。)

我們還點了一些港式飲茶的點心,中規中矩。印象最深的是臘腸捲:

鏞記燒鵝的臘腸捲


臘腸捲在類似叉燒包的麵皮裡,外皮略乾澀,但臘腸本身的滋味真是濃郁的教人難忘。

三兩下一桌美食已被我們一掃而空。

於是我提起當年的「鴨即是鵝,鵝就是鴨」的陳年往事。朋友六月說那是因為鵝難尋,所以有些餐廳是會以鴨代替鵝。

原來如此!這麼一想,當年那位侍者反而是誠實待客了。如果他拿燒鴨來唬我說是燒鵝,說不定也能朦騙過關。即使嚐出來了,不會廣東話的我吵架又吵不過人,又能如何?

跨國友人在香港聚首嚐到鏞記燒鵝的一桌美味,自是難能可貴。順便一解懸浮心中多年的疑惑,倒是始料未及。

香港友人六月常被我戲稱為“假香港人”,因為有些時候我們發現她對香港的一些事物並不是那麼的熟悉。可惜此生和文中稍早提及的另一位“香港朋友”大概是無緣再碰面了,不然我真想告訴他:

你對「鴨即是鵝,鵝即是鴨」的了解可比不上六月。這麼一想,你還是要歸在台灣人這邊,不能算是真正的香港人啦。

而我好奇卻又無從得知的是:這樣說是否就能一解這位朋友對自己一直被視為香港僑生的遺憾呢?


SunnyPie
11.5.2005


備註:

1. 港人戲稱洋人為「鬼佬」。

2. 台灣只出版了蔡瀾的未能食素,文中提及的「樂得未能食素」是香港壹出版所出。感謝家有另一枚愛吃人士:餅弟。

3. 燒鵝照片為香港友人六月之作品。我猜那時我大概忙著吃,所以沒拍到吧^^

4. 原發表於陽光派報別館:美味關係


Counter Stats
australia
australia Counter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