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華,一個六年級前段班的女生,用她淳淨的嗓音低低吟唱著:

攏彼年熱天的淡水線 最後一班的火車 我佮伊佇人潮之中 愈行愈相偎 
十七八歲的心弦 彈出青春的少年 兩人不識憂愁的滋味 一切正拄仔開始
彼年熱天的滬尾街 令人難忘的相會 我佮伊去沙崙的路上 親像欲對海風飛 十七八歲的心事 唱出青澀的歌詞 兩人不識戀愛的滋味 一切攏正拄仔開始

故事發展真簡單 初戀欲有結果誠困難 雖然交往欲幾偌冬 分手矣嘛是就愛甘願

只是我 看著長長的淡水線 就會來想起 彼當時 鬥陣的日子 彼段渺茫的過去

只是我 看無遠遠的彼個人 就會來想起 即當時 伊咧創啥物 誰人咧陪伴伊

今年熱天的淡水線 終點站的尾班車 我佮伊早就結束了各人的路家己行 即幾年來的心情 可能只有天知影 淺淺啖著人生的滋味 一切攏正拄仔開始 

嗯 人生的滋味 一切攏正拄仔開始


彼年熱天的淡水線
詞曲╱王昭華│編曲╱黃培育│吉他╱周谷淳


於是你想起,北淡線停駛前的那個晚上,有那麼一群人瘋了似的,來來回回的台北淡水反覆搭乘,不肯下車。每個人都要在那最後的車票上蓋章,不肯交回票根。既使連站務員老伯伯在那不停的重覆:「沒有用啦,什麼都沒啦。」十幾歲的你,反而不懂,一輩子都在北淡淡工作的老伯伯都要放棄了,年輕如你為何反而不肯離去。

十七八歲的心事,其實已經很遙遠,遙遠到應已不復記憶,但在王昭華的歌聲裡,瞬間又清晰了起來,彷彿從不曾離去。

緣起緣滅,真的是各自飛散。所有的曾經,最後只成了一段渺茫的過去。

什麼都結束了,什麼都還沒結束。

在王昭華的歌聲裡。

5月5日(六)晚上7:30,王昭華淡水開唱*。


SunnyPie
4.29.2007


※自由入座,免費入場。

這裡這裡可以試聽。


Counter Stats
flowers
flowers Counter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