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篇報導時,真的覺得自己沒有白愛「世運」一場呵。「世運麵包店」是我小時候心目中傳說的麵包店。

當時單身、長期住在家裡,在西門町開封街上班的小姑姑,每天下班後會在回家途中為全家人買麵包當隔天的早餐,買的多半是不知名小店的麵包。只有在特殊時日,比方說我們小孩子要去參加學校的遠足,有人過生日,要回鄉下看爺爺,她才會特地在下班後繞去世運買蛋糕、伴手禮或者西點、壽司當作遠足時的野餐盒。

直到上了高中,光輝十月常被學校抓去總統府前排字,散會後延著博愛路閒逛,無意中才走到他們博愛分店的門口。那時姑姑已嫁人不再和我們住在一起,我好久沒吃到世運的西點了。看著店裡似曾相識的壽司、最中、各式西點:喔,原來世運在這。

這幾年也不能說是吃麵包越來越挑剔,而是越來越受不了時下許多麵包名店,什麼流行就賣什麼,不管啥產品都可以做成抹茶口味(不是什麼東西都適合抹茶口味吧),卻連一條白土司都做不好... 回頭又吃起了世運,尤其是他們的白土司。

為什麼是白土司?套句類似家庭主夫前一陣子在留言板上說的:其它口味的麵包做不好時,還可以靠餡料、調味遮醜;只有白土司才能看出真工夫。我也一直以為只有白土司才能吃出麵包的真滋味。

世運的白土司,半條才賣20元哪。卻不論口感、香氣,都是我心目中的台灣第一。發得細細密密,幾乎完全沒有甜味,反而帶著淡淡的鹹味,就是不帶一絲發粉味!軟而有彈性,口感不油又不乾,單吃就已經夠好吃,做成三明治更好吃!

讓我這幾年難得去趟西門町--這個和台北一樣,用滄海桑田四個字都不足以形容它一直變個不停的面貌--一定要帶半條世運的白土司回家。好像只要世運還在,我就可以安心一些,總算還有一些屬於我的年少記憶暫時還不會散去。

如果胃還有空間,還會再買一份火腿起士三明治來過過癮。那三明治也是再簡單不過,白土司裡塗著美乃滋(他們家的美乃滋可不是早餐店裡那種近乎透明,過份甜膩的美乃滋),夾著品質超好的火腿、起士、厚厚脆脆的小黃瓜切片... 就是人間美味!

從文中看來,新生代的經營者打算急起直追朝擴點的目標邁進... 希望這是好事,不會為了展店而展店卻降了品質... 我只想多吃幾年他們讚到不行的白土司哪。

SunnyPie
3.17.2005

老店生新技/世運香Q半世紀

報導、製表/劉德宜 攝影/陳彥仁



為了培養年輕學子購買習慣,世運在去年初於台北市「補習街」-南陽街開了第四家分店。

中午十二點,位於台北市補習街的世運麵包南陽店,開始排起長長結帳的隊伍。在這個小小的店面裡,從老阿嬤吃的麵茶到新人結婚的西式喜餅共一千多種商品,這是五十五歲的老麵包店世運能歷久彌新的關鍵。

一九五○年在台北市成都路起家的世運麵包與順成西點麵包,是台北市烘焙業界有五十年以上歷史,至今還在做本業「麵包」的兩家店。以單店營業額計算,世運麵包同時與順成、YAMASAKI(山崎麵包)併列為營業額前三大。被偷偷暱稱「麵包超人」,目前掛職經理的世運第三代吳政樺說:「不是不能說營業額有多少,因為我們有開發票,怕同業會估算我們的經營方法。這麼說好了,前三大的麵包店,一個店一天的營收至少十萬元。」

在吳政樺眼裡,目前已經八十歲的祖父,現在還在管事的第一代創辦人吳定標,是個超級保守、很愛麵包,而且創意十足的人,談及當年的創業故事,吳政樺說:「我們是桃園大園的地主,家裡之前務農,當政府說要推行『三七五減租』,在衛生局當公務員的阿公決定把土地賣了並搬到台北,那筆錢就是世運的創業基金。」

吳定標選擇開麵包店,是因為在日本留學時,曾跟著日本朋友投資食品科技業,所以對麵包這個行業不算陌生。他買下目前是總店現址十八坪大的店面,二樓則做為工廠,賣三明治與基本型如菠蘿麵包等:「第一年非常辛苦,連員工共八個人,所以阿公清晨起床烤麵包,再到衛生局上班,晚上回來接阿媽的班看店。

還好世運在第二年就打出知名度:第一家開放式櫥窗,消費者可以一目了然地知道麵包有沒有放隔夜,東西實在,加上日本獨門技術配方,吃起來的口感就是不同於其他麵包店;而且世運是最早賣三明治、壽司、手工餅乾、炸豬排等產品的麵包店,在民國四十、五十年代,這些都是很稀奇時髦的食品:「我們成了全省名店,有人從中南部一早來排隊。生意好起來之後,阿公就辭去做了七年的公務員工作,專心在麵包店上,但也因為第一年過勞,之後身體一直不好。」

「除了長銷與基本型,因為使用新鮮食材,商品會換季,夏天不賣非時令的草莓蛋糕;薰衣草也因產地與品種的區隔而香味不同,我們叫貨一盆盆送來,師傅現摘了以後就一盆盆丟掉。」,這種做法似乎可惜,為何不乾脆留下來種植?「台北的環境不一樣啊!所以香味也會不同,迷迭香也一樣。」吳政樺補充,指著冷藏櫃裡多種令人垂涎的新品蛋糕,搖著頭笑著說:「我們花心思開發各種新式蛋糕,賣最好的竟然是最傳統的芋頭蛋糕,不過摩卡與提拉米蘇蛋糕也開始急起直追,因為我們是用麥斯威爾即溶咖啡做的,成本雖高,但比起用其他咖啡粉好,香氣高又不酸。」

「我們不用冷凍麵糰,不買配好料的預拌粉,全是從基本原料開始做起,如果用調過的配方,麵包吃起來都會差不多,就沒有自己的特色。我們的獨門技術與配方,原料、香料幾乎全是自己進口,全部手工製作。阿公說,要做就做最好的,他會去學最正統的做法,像燒賣,是正統港式,蝦仁與黑毛豬肉混和打成漿,不摻粉泥,即使冷掉了,吃起來一樣Q。阿公也寧可將賺來的錢去買最先進的機器設備,五十年下來,這些機器算算至少花了上億元。阿公不花錢打廣告,也不接受訪問,更不愛隨意拓展據點,直到三個兒子大了要有工作做,才想到要開第二家、第三家店。」

僅僅四家店,對照順成已經拓展十個點,世運麵包第三代也想急起直追,「只是目前師傅有斷層的現象,所以我們的計畫先放在培訓師傅上,展店則是看到有適合的點再開,不排除往東區移動,等開到十家店後,再出台北縣市設點。」吳政樺說,目前還有一個狀況讓他很擔心:「世運開店以來大概只有創業第一年與納莉風災時比較慘,現在原物料價格已經漲了三成多,又不可能立即轉嫁給老主顧,而原物料在今年可能還會再漲個兩波才會到高峰,真傷腦筋。」

「世運麵包」的由來,是柔道4段的吳定標,當年要帶著台灣柔道團參加世運會,結果台灣臨時取消不參加,所以在創業時,他就將麵包店取名為「世運」,一解當年憾事。世運麵包店的中英文名稱與logo設計,全與「奧運」有關,只是英文名在兩年前被商標局因獨屬於奧運會,要求不能用「OLYMPIC」,才改成「OLYMPIA」,而logo「向前跑」,則意寓「生意向前衝」與「人生向前跑」。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