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陸咖啡館Miss Rich這樣回應我們沒有忘記你一文:「生離死別,還是沒學會如何應對。」

像人生的許多課題一樣,我也還沒學會,但已開始面對。前幾天收到好友業信的媽媽過世的訊息,我通知了幾個朋友。和威廉通電話時甚至忍不住說出這樣的鬼話:「哎,會不會以後我們的聚會都是因為這檔子事啊? 」。

昨天到了慈濟醫院在等威廉的空檔,和另一個朋友通了電話,我說我來送我的好朋友的媽媽一程。他的反應有點類似:「怎麼妳一天到晚在"送人"呢?」

可不是。坐在計程車裡前往慈濟醫院的路上,接到威廉的電話:「喂,妳有沒有帶白包?」「沒有也,不過應該沒關係,或者去到醫院再買就好,醫裡面應該有便利商店的...如果你要去買,就順便幫我多買一個好了。」「好啊,反正我會去買,一袋裡應該有不只一個。」「不會的!這東東一次只賣一個,因為不能多買,不能買來家裡放著的,OK?!」威廉在電話那頭還在狐疑,前座的計程車司機已經在那偷笑。我心裡想:這還是我上回去送你父親時,才學會的事。

喪禮設在慈濟醫院裡的助念堂,不算大的空間,佈置得典雅精緻,少了一般殯儀館的喧囂反而更宜人。

交出奠儀時,我又忘了規矩,很習慣的順手在白包上署名"小毛"兩個字。這才想起上回也是這樣,還被打雜妹笑:「喂!不能這樣啦。白包沒有人寫綽號,除非是黑道人士」!@#$%

雖然知道這樣的場合不適合喧嘩,坐在那,目光還是會不自覺的四下搜尋,看看會不會見到許久不見的老友,結果也沒令我失望。有些人是認得人,名字完全想不起來,目光交會後,還是寒暄了幾句。有朋友太久沒見,訊息太久沒更新,問我威廉是誰?哈,不怪人會誤解,這些年不論婚喪喜慶,必見我倆同行!@#%

結束後,我們先找地方吃午飯。威廉勉強找到一個停車位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要把車停好時,突然鬼叫起來:「喂喂喂,這些人是怎樣?為什麼我車才停好,他們全要走了?!」我回頭一看:可不是,原本停在我們後面的車全正要開走。「哈哈哈,你是說你扭了半天屁股全是白扭的,人家就是要看你扭屁股啦。」(請想像在市區裡路邊停車的樣子)他白了我一眼,憤憤的說:「哼!這種事,妳們這種不開車的人是不會了解的!」哈哈哈,我繼續一邊笑,一邊往老孫涼麵走去。

涼麵味道不錯,更特別的是滷味的醬料,沒有一般台式醬油膏的甜膩,偏鹹的口感正合我意。

飯後威廉問:「現在呢,上哪?」我說找個地方喝咖啡吧。

威廉又開始碎碎唸:「新店沒有什麼好地方的。不過就是這個那個!@#$% 」

天氣很好,雲朵都被吹散了似的,更顯天空的開闊。我們在新店繞了許久,真的找不到什麼順眼的店…最後我問:「要不要我打電話問人?」

他突然有點生氣似的:「問什麼問啊?!我就是在地人!還要問誰?!」

哇哈哈哈…我狂笑起來,他自己也是又好氣又好笑的。

後來我想到:「景美捷運站那邊有間很有味道的小咖啡館…」

他聞言開始哇啦哇啦:「對啊對啊,就是蔡明亮某部電影女主角的店,事實是那人本來只是一間咖啡館的老闆,被蔡明亮相中了拍了電影,結果還金馬獎入圍還是得獎的…走走走,我們就去那吧。」

我們再度把車停好,慢慢朝那店走過去。延著公車站牌走著,太陽好大,我小小聲說:「這裡其實有公車直接到我家…」忍不住又加一句:「你沒想過我怎麼知道這家店喔?因為我和某人分手前,他就住這附近啊。」「對厚,我還曾送他回家過,我都忘了…」

那店還是挺有味道的,鬆餅烤得尤其好,又鬆又軟,不過份札實,旁邊的鮮奶油還淋了酒香。我們坐在那喝著咖啡,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威廉突然想到:「當初我就是在這喝咖啡看報紙時,無意中看到OO的徵人廣告才去應徵的…」

人生真是什麼都難以預料。好像誰能料到威廉會因為在這看報,找到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從此再也沒有離開那個行業。自稱當了廿年咖啡公務員的咖啡館老闆一定也沒想過每天坐在店裡的自己會被找去拍電影。蔡明亮來這喝咖啡,差點喝出一位亞太、金馬影展最佳女配角。朱少麟窩在咖啡館一角埋頭書寫,結果寫出了一本《傷心咖啡店之歌》。

一間小小的咖啡館,竟也成就了這些個傳奇。

只是喪禮之後,我還是沒想出如何面對生離死別這道人生的難題。

SunnyPie
9.18.2005

§ 吟陸咖啡館的傳奇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Pie 阿餅 的頭像
SunnyPie 阿餅

陽光派報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