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難記當天早餐的熱咖啡 豬紅粥 被眾人分食到所剩無幾的陽枝甘露 芒漿什果 南Y島路邊攤的豆花

如果說有什麼是香港美食除了口味以外最教我眷戀的,那一定是他們的不用免洗餐具。


酒店餐廳不用提,平價如茶餐廳或燒臘店喝一杯熱咖啡或鴛鴦奶茶、吃一碗明火白粥、再如甜品屋包括陳皮紅豆沙、楊枝甘露、椰汁西米露、芒漿什果在內的各式糖水,甚至離島路邊攤的一碗豆花,全是用陶磁餐具盛裝上桌。

不知是對陶磁餐具的情有獨鍾還是什麼,對我而言再美好的食物只要是裝在白花花的保麗龍或塑膠免洗餐具,美味在瞬間大打折扣。

很不幸的,我就是住在這個免洗餐具泛濫到不行的國家,台灣。

不只路邊攤、平價餐館,五星級大飯店的筷子也可以是免洗的竹筷。

而我始終不能明瞭的是:為什麼,為什麼只有台灣淪為免洗餐具王國?也只有台灣濫用免洗餐具到這種境界。在我去過的亞洲國家裡,新加坡沒有,馬來西亞沒有,香港沒有,澳門也沒有。

我還很清楚記得整件事是如何開始的。

先是說外食有感染肝炎之虞,於是政府大力倡導人們要使用免洗餐具。有一陣子學校裡的作文比賽題目還一直繞著這個主題打轉。報章雜誌常有人為文自己如何的躬體力行,堅持使用免洗餐具、如何寧可當個奧客,也要負起督促商家愛用免洗餐具的職志。人們口耳相傳互相提醒:在自助餐店用過餐後,為了避免不肖商家重覆使用免洗餐具,請記得把用過的餐具撕裂一角。

幾年後,這個社會終於有了點關於環保的聲音。於是我開始儘量不購買不易分解的塑膠瓶裝飲料。還曾被同學訕笑為想太多,說不定若干年後這些仍然沒分解,從地裡挖出來的老扣扣塑膠瓶還會變成人們收藏的骨董云云。

終於,這幾年說自己愛好環保不再會被人訕笑,但顯然為時已晚。當年花了多少力氣才說服大家改變的行為習慣,要再改回來談何容易。

難道亞洲那些我去過的國家當年沒有肝炎的顧慮嗎?

我常在想,會不會是當時面臨肝炎威脅時,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督導人們認真的洗碗,另一條是倡導人們使用免洗餐具。

很不幸的,只有我們,台灣,選擇了看似一勞永逸卻後患無窮的第二條路。

糖朝的手磨核桃糊而歷史是不會走回頭路的。這時候我真的羨慕那些從來不曾,以後大概也不會走上大量使用免洗餐具一途的眾鄰國們。特別是當我在香港糖朝喝一碗盛裝在白磁帶蓋碗裡的手磨核桃糊,用白色的磁湯匙臽起一瓢濃稠的褐色汁液,那幸福的感覺豈是用粉紅色塑膠湯匙所能比擬?^_^

SunnyPie
10.30.2005


Company, Business and Corporate Logo.

全站熱搜

SunnyPie 阿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